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絕世萌寶要翻天 作品大全
葉楚月軒轅辰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 仙俠玄幻 117111 人在讀
一地的血泊中。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三十樓的大廈被同伴推出去,隻怕要摔得粉身碎骨。竟然冇死?耳邊響起周圍的聲音:“葉家的傻子就算找死,也不用從城門跳下來吧?!”“肯定是故意的,太子今日娶妻,她竟然把迎親給砸斷了。”“好歹也是葉家的嫡係小姐,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死了事小,卻要連累葉家倒大黴了。”“......”葉楚月擰起眉,抬頭看向四周,驀地怔住了。圍聚著的人群,都穿著古色古香的服裝,對她指指點點,或是憤怒,或是嘲諷。一支紅燦燦的迎親隊伍,停在城門前側。騎著紅色駿馬,身穿喜袍的俊美男子,正陰沉著
葉楚月夜墨寒免費閱讀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 曆史 2521 人在讀
什麼?”葉楚月平靜地站在城門前,戲謔地望向亂了陣腳的軒轅宸。軒轅宸對上葉楚月波瀾不驚的眼眸,擰起眉頭,隨即拔出寶劍指向葉楚月:“信不信本宮殺了你。”“做事就得有始有終,太子殿下,你說是嗎?”葉楚月嗓音頗為沙啞,一麵說,一麵往前走,侍衛們的寶劍跟著她往前走。葉楚月頓足停下,抬起雙手抓住了迎親隊伍中的皇家旗幟,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軒轅宸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楚月,和周圍的百姓一樣,不知道葉楚月要做什麼。隻見葉楚月染血的指腹,在雪白的旗幟上寫下寥寥數語。“軒轅宸,從此往後,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什麼?”葉楚月平靜地站在城門前,戲謔地望向亂了陣腳的軒轅宸。軒轅宸對上葉楚月波瀾不驚的眼眸,擰起眉頭,隨即拔出寶劍指向葉楚月:“信不信本宮殺了你。”“做事就得有始有終,太子殿下,你說是嗎?”葉楚月嗓音頗為沙啞,一麵說,一麵往前走,侍衛們的寶劍跟著她往前走。葉楚月頓足停下,抬起雙手抓住了迎親隊伍中的皇家旗幟,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軒轅宸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楚月,和周圍的百姓一樣,不知道葉楚月要做什麼。隻見葉楚月染血的指腹,在雪白的旗幟上寫下寥寥數語。“軒轅宸,從此往後,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葉楚月和夜墨寒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 都市現言 2429 人在讀
什麼?”葉楚月平靜地站在城門前,戲謔地望向亂了陣腳的軒轅宸。軒轅宸對上葉楚月波瀾不驚的眼眸,擰起眉頭,隨即拔出寶劍指向葉楚月:“信不信本宮殺了你。”“做事就得有始有終,太子殿下,你說是嗎?”葉楚月嗓音頗為沙啞,一麵說,一麵往前走,侍衛們的寶劍跟著她往前走。葉楚月頓足停下,抬起雙手抓住了迎親隊伍中的皇家旗幟,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軒轅宸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楚月,和周圍的百姓一樣,不知道葉楚月要做什麼。隻見葉楚月染血的指腹,在雪白的旗幟上寫下寥寥數語。“軒轅宸,從此往後,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葉楚月夜墨寒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 都市現言 2403 人在讀
一地的血泊中。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三十樓的大廈被同伴推出去,隻怕要摔得粉身碎骨。竟然冇死?耳邊響起周圍的聲音:“葉家的傻子就算找死,也不用從城門跳下來吧?!”“肯定是故意的,太子今日娶妻,她竟然把迎親給砸斷了。”“好歹也是葉家的嫡係小姐,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死了事小,卻要連累葉家倒大黴了。”“......”葉楚月擰起眉,抬頭看向四周,驀地怔住了。圍聚著的人群,都穿著古色古香的服裝,對她指指點點,或是憤怒,或是嘲諷。一支紅燦燦的迎親隊伍,停在城門前側。騎著紅色駿馬,身穿喜袍的俊美男子,正陰沉著
軒轅宸葉楚月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 科幻靈異 2273 人在讀
一地的血泊中。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三十樓的大廈被同伴推出去,隻怕要摔得粉身碎骨。竟然冇死?耳邊響起周圍的聲音:“葉家的傻子就算找死,也不用從城門跳下來吧?!”“肯定是故意的,太子今日娶妻,她竟然把迎親給砸斷了。”“好歹也是葉家的嫡係小姐,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死了事小,卻要連累葉家倒大黴了。”“......”葉楚月擰起眉,抬頭看向四周,驀地怔住了。圍聚著的人群,都穿著古色古香的服裝,對她指指點點,或是憤怒,或是嘲諷。一支紅燦燦的迎親隊伍,停在城門前側。騎著紅色駿馬,身穿喜袍的俊美男子,正陰沉著
什麼?”葉楚月平靜地站在城門前,戲謔地望向亂了陣腳的軒轅宸。軒轅宸對上葉楚月波瀾不驚的眼眸,擰起眉頭,隨即拔出寶劍指向葉楚月:“信不信本宮殺了你。”“做事就得有始有終,太子殿下,你說是嗎?”葉楚月嗓音頗為沙啞,一麵說,一麵往前走,侍衛們的寶劍跟著她往前走。葉楚月頓足停下,抬起雙手抓住了迎親隊伍中的皇家旗幟,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軒轅宸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楚月,和周圍的百姓一樣,不知道葉楚月要做什麼。隻見葉楚月染血的指腹,在雪白的旗幟上寫下寥寥數語。“軒轅宸,從此往後,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什麼?”葉楚月平靜地站在城門前,戲謔地望向亂了陣腳的軒轅宸。軒轅宸對上葉楚月波瀾不驚的眼眸,擰起眉頭,隨即拔出寶劍指向葉楚月:“信不信本宮殺了你。”“做事就得有始有終,太子殿下,你說是嗎?”葉楚月嗓音頗為沙啞,一麵說,一麵往前走,侍衛們的寶劍跟著她往前走。葉楚月頓足停下,抬起雙手抓住了迎親隊伍中的皇家旗幟,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軒轅宸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楚月,和周圍的百姓一樣,不知道葉楚月要做什麼。隻見葉楚月染血的指腹,在雪白的旗幟上寫下寥寥數語。“軒轅宸,從此往後,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什麼?”葉楚月平靜地站在城門前,戲謔地望向亂了陣腳的軒轅宸。軒轅宸對上葉楚月波瀾不驚的眼眸,擰起眉頭,隨即拔出寶劍指向葉楚月:“信不信本宮殺了你。”“做事就得有始有終,太子殿下,你說是嗎?”葉楚月嗓音頗為沙啞,一麵說,一麵往前走,侍衛們的寶劍跟著她往前走。葉楚月頓足停下,抬起雙手抓住了迎親隊伍中的皇家旗幟,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軒轅宸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楚月,和周圍的百姓一樣,不知道葉楚月要做什麼。隻見葉楚月染血的指腹,在雪白的旗幟上寫下寥寥數語。“軒轅宸,從此往後,大路朝天各走半邊,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一地的血泊中。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三十樓的大廈被同伴推出去,隻怕要摔得粉身碎骨。竟然冇死?耳邊響起周圍的聲音:“葉家的傻子就算找死,也不用從城門跳下來吧?!”“肯定是故意的,太子今日娶妻,她竟然把迎親給砸斷了。”“好歹也是葉家的嫡係小姐,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死了事小,卻要連累葉家倒大黴了。”“......”葉楚月擰起眉,抬頭看向四周,驀地怔住了。圍聚著的人群,都穿著古色古香的服裝,對她指指點點,或是憤怒,或是嘲諷。一支紅燦燦的迎親隊伍,停在城門前側。騎著紅色駿馬,身穿喜袍的俊美男子,正陰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