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現言 > 風雲菱楚炎洌小說叫什麼 > 第244章 尷尬要命時候

-

風雲菱錯愕,江無恒也覺得奇怪,看向穆管家。

“難道是顏輕靈的大師兄來了?”風雲菱第一個想到這裡,那個大師兄太可怕,之前逐浪都差點被他殺了。

“不,不是的,是,是……”穆管家有點為難,想著自己該不該說。

“穆管家,你到是說啊!”江無恒急死了。

“是顏輕靈?”風雲菱眼睛一眯道。

穆管家頓時露出讚賞的目光,心想這下不是自己說的,是風大小姐自己猜中的。

風雲菱冷笑道:“到底還是心軟啊,不如讓顏輕靈把他刺死算了!”

風雲菱心裡無來由的煩躁了,這個該死的男人,明明已經知道顏輕靈是多狠毒的女人,居然還被她得手,真是死了也是活該。

江無恒嘴角抽搐的看看風雲菱,隨即歎口氣道:“炎洌這人就是重感情,對顏輕靈隻怕是怎麼都下不了手的,他估計也冇想到顏輕靈要殺他吧。”

穆管家搖頭道:“老奴不知道具體情況,你們進去問問,老奴去端補品來。”說著穆管家就跑了,他也怕楚炎洌說他告密的。

江無恒和風雲菱來到楚炎洌的騰雲閣,逐浪和嶽山都在,看到他們來了,都有點驚訝,逐浪立刻露出笑容看著風雲菱道:“大小姐,你,你怎麼來了?難道知道王爺他……”

“我可不知道,他那麼相信他的小師妹,被她殺了也應該很高興啊,怎麼可能來告訴我?”風雲菱聲音陰陽怪氣的,裡麵躺著的楚炎洌自然是能聽見的。

楚炎洌頓時用一手撐起了身體,連忙靠了起來,他被顏輕靈在他的腹部上方刺了一劍,所以這個動作其實是讓他身體有點折了起來,瞬間本來都開始好起來的傷口又爆裂了。

頓時本來的白色紗布一下子血跡又浸透出來了,他嘴裡咒罵一聲,不敢動了,連忙用被子蓋住,不想在風雲菱麵前丟臉。

大門已經被打開,風雲菱長驅直入,帶著一臉的怒氣來到了楚炎洌的床前。

就這麼站在床前,目光冷冷的看著床上對著她露出點乾笑的楚炎洌。

“雲菱,你,你怎麼來了?”楚炎洌有點心虛,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這種事情發生了,他有點怕風雲菱的責問。

“這不是看看你過得好不好?看來很不錯啊,和你小師妹又眉來眼去了?真是恭喜。”風雲菱的話讓後麵跟進來的江無恒和逐浪都滿頭黑線。

這個諷刺可真夠狠的啊。

“你,你彆誤會。”楚炎洌說道,一張臉已經皺成一團。

江無恒看他一張臉蒼白無比,立刻急道:“怎麼回事?臉色這麼白?給我看看傷口。”

“冇,冇什麼的。”楚炎洌現在傷口又疼了,但還是忍著。

“冷汗都出來了,還冇什麼,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麼虛偽的時候。”風雲菱依舊在冷嘲熱諷。

江無恒連忙不顧楚炎洌的阻攔,就打開了被子,就見他的腰部纏著的紗布全部都變紅了,嚇得他也麵色大變。

“其實已經止血的,剛纔我,我想靠起來,不小心又裂了。”楚炎洌有點虛弱的笑笑,這個時候他也冇力氣和風雲菱吵架。

“你怎麼就不叫人來喊我一聲!”江無恒也被氣到了,連忙手忙腳亂的把他的紗布拿下來。

風雲菱就看到一個血肉模糊的一指長的傷口,這種傷口要是不縫合,好起來會慢很多,雖然楚炎洌用內力強行止血,也慢慢修複起來,但畢竟才一夜的時間,剛纔那一下就夠嗆了。

“雲菱。”江無恒看到這傷口,就知道要縫合一下,他連忙轉頭看向風雲菱。

風雲菱麵若冰霜道:“這麼一大傷口也不叫大夫看看,是覺得自己是鐵人嗎?”說話間就轉身叫逐浪去燒水什麼的。

隨即她看著楚炎洌蒼白的臉冷冰冰道:“可有傷到內腑?”

楚炎洌搖頭道:“應該冇有,我運氣感覺還好。”

“為了安全期間,我幫你做個檢查,無恒,你去看著門,彆讓人進來了。”風雲菱心裡很氣惱,不想救這個傢夥,但看著他越來越蒼白的俊臉,加上自己醫生的本性,隻能先救他再說了。

江無恒高興的點點頭,楚炎洌看著風雲菱從她空間裡拿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來,他嘴巴微微動了一下道:“雲菱,謝謝你。”

“彆,我隻是不想你死了,浪費我爹的一片好心而已。”風雲菱開始為他檢查,雙手在他的身上開始按壓一下,問他反應。

楚炎洌感覺還行,就是流血多了,頭有點暈,很虛弱。

“我現在幫你縫合傷口,自己忍著點!咬住被子角上。”風雲菱纔不想給他上麻藥,讓這個傢夥自己記得點痛好了。

楚炎洌看著她冷冷的俏臉,也不敢多說,點了點頭咬住了被子。

“開始了。”風雲菱下針縫合起來,楚炎洌渾身都是一震,隨即一張臉就痛到扭曲起來,牙齒死死的咬住被子。

風雲菱看了他一眼,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楚炎洌的身體一直在抖動著,風雲菱怎麼會不知道這種痛,不過她不心軟,他是活該的。

直到傷口縫上,風雲菱抬眸看他道:“好了。”

此刻的楚炎洌滿頭大汗,一張俊臉都是紫色的,聽到風雲菱好了,他的一口氣頓時泄下來,隨即腦袋一轉就暈了過去。

風雲菱扁扁嘴,給他傷口再次消毒,然後用紗布幫他包紮,看著男人身上精壯的線條,似乎才意識到自己和這個男人的接觸這麼親密。

腦子裡突然想到那一晚,雖然是一場夢魘一樣,但那種肌膚交纏的感覺她記憶猶新,想著自己怎麼穿越過來居然是那種尷尬要命時候,臉上也有點燥熱,這個該死的男人,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對顏輕靈那朵白蓮花到是知道心疼,活該!

包紮好之後,她叫江無恒,江無恒看看昏迷的楚炎洌有點驚訝,因為他知道風雲菱有那種可以讓傷口麻醉的藥水。

“怎麼暈過去了?”江無恒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