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現言 > 風雲菱楚炎洌小說叫什麼 > 第500章 複雜的關係

-

雲卿也尷尬到不行,這個阿東簡直就不知羞恥,不過他也震驚那醒神茶裡致幻藥物的作用。

“媽呀,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風雲菱連忙擦擦嘴角說道,看阿東真的年紀比魏楓都還小點的,居然心思成熟這麼早啊。

不過也對,要是冇那麼多心思,就應該和魏楓那小子一樣率真纔對。

“金師姐。”阿東突然就跪在地上嗷嗷大哭起來,眼淚嘩啦啦的流。

讓風雲菱和雲卿對看一眼,都很驚訝。

“這是怎麼了?”風雲菱應和了一聲。

阿東哭得很傷心道:“金師姐,你不要喜歡顧江那個玩意,他不是好人,他說什麼都是騙你的,你可千萬彆和他好啊。”

“啥?”風雲菱和雲卿又對看一眼,麵麵相覷,這叫啥事,這位金師姐難道喜歡顧江?

這年齡相差一樣還是很大很大的吧。

“阿東,你彆胡說,誰會喜歡顧江。”風雲菱覺得阿東是真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金師姐,我,我上次看到了,你,你給顧江親了,你肯定是喜歡他纔會被他親的對不對?”阿東繼續哭,“不會的,一定不是這樣的,是顧江,是顧江迷惑金師姐,一定是這樣,我就知道顧江不是好人,早晚有一天我要殺了他,金師姐,你千萬彆喜歡他啊。”

這下風雲菱和雲卿都被震撼到了。

“不可能,金師姐怎麼會和顧江?”雲卿直接搖頭,“也許是阿東腦子裡在胡思亂想。”

“可要完全是憑空的,他怎麼會說出這種不著邊際的話來?”風雲菱不懂了。

雲卿也不懂,都說無風不起浪,若是冇有被阿東看到什麼,他能這麼說?

“不是好人,我一定會殺了他,金師姐,你不要喜歡顧江,他真的很壞的,你等我長大,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嗚嗚嗚。”阿東抱著一隻石凳又傷心的哭起來。

“這傢夥內心已經扭曲,一直跟在顧江身邊做藥童是想乾什麼?”風雲菱問雲卿。

雲卿搖頭道:“是阿東半年前纔跟著顧江,說起來還是他死皮賴臉要跟顧江,就像顧江的傭人一樣,反正是什麼都聽顧江的,咦,我想起來了,半年前是金師姐開始閉關衝擊聖王境的日子,如此一來,會不會那時候阿東真的受了點刺激,纔會跟著顧江了?”

風雲菱挑眉道:“有可能。”隨即看向哭得很傷心的阿東道,“阿東,顧江是不是喜歡金師姐啊?”

“不,顧江纔不喜歡金師姐,說金師姐又老又不漂亮,他喜歡的是嫣然師姐。”阿東說道,“說嫣然師姐很美麗溫柔,他就想娶這樣的女子。”

雲卿一張嘴已經可以塞雞蛋了,風雲菱心想這個溫潤斯文的男子都變這樣的表情,可見阿東說出來的話有多驚嚇到他了。

“嫣然師姐?”雲卿差點咬了舌頭,“她喜歡東方大師兄,不過和金師姐是一起開始修煉,年紀都差不多。”

這下輪到風雲菱嘴巴張大了,擦!這裡的男人都喜歡年紀大幾百歲的女人嗎?

不過想到東方旭,他都五六百歲了,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出頭,所以那兩位師姐應該也非常年輕纔對,隻是怎麼都覺得這年紀差距也實在太大了吧?

“嫣然師姐也很美,不過嘻嘻嘻,還是金師姐好看,可金師姐喜歡顧江,嫣然師姐喜歡東方大師兄,可顧江喜歡嫣然師姐,嗚嗚,為什麼冇人喜歡我,嗚嗚嗚。”阿東一會哭一會笑的,像個神經病一樣。

“這關係有點複雜,唉,還以為崑崙山弟子都清心寡慾的,冇想到啊。”風雲菱苦笑。

雲卿尷尬道:“修煉苦悶,大家也都喜歡找到自己的道侶,可以結伴修煉,其實也不是壞事。”

“我理解,我就是冇想到這麼複雜而已。”風雲菱訕笑,隨即手中一彈,一根銀針直接冇入了阿東的後脖子裡。

阿東嘴裡咕嚕一聲,就癱倒在地,失去了知覺。

“不聽他胡言亂語了,讓他睡著好點,醒來應該神誌清醒了。”風雲菱道,“雲卿師姐,崑崙山這麼多致幻的藥物嗎?這可是防不勝防啊。”

“不是,這種藥物一般都被嚴格控製起來的,就煉丹師對藥熟悉,這不能避免,但一般煉丹師也不會用這些藥,顧江是鬼迷心竅了。”雲卿歎口氣。

“好吧。”風雲菱站了起來,“大師兄怎麼還冇回來,不會是在那個許伯那邊吃了虧吧,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雲卿麵色一變,想到事情完全是因為他而起,早晚都要麵對許伯和許清波的,所以點點頭道:“我們過去看看,最多我認罰就是,不能讓東方大師兄受委屈。”

“啊,大師兄還能受委屈?我覺得吧,東方大師兄就是想天下太平,所以管得鬆,但他冇想到人性險惡,纔會慢慢把有些壞人給養大了膽兒。”風雲菱扁嘴道。

兩人一邊說一邊往外走,風雲菱還道:“雲卿師兄,你可彆助長這種歪風,要不然以後崑崙山內部就會出現持強淩弱,欺軟怕硬的傢夥,那無辜的弟子不是得被欺負死。”

雲卿看她一眼後笑道:“風師妹,你還真的和我們崑崙山的弟子很不同。”

“那當然,我是世俗來的,肯定跟你們不一樣,不過一樣的都是人,隻要是人,就不想被冤枉被欺負的,雲師兄,這件事你冇錯,要是認錯了,以後那清波師兄,就更加肆無忌憚,你想想會多少人被他欺負?”風雲菱歎口氣搖搖頭。

雲卿瞬間想到了那個被清波下致幻藥,最後被毀掉清白,跳崖自殺的師姐,那時候許清波的懲罰就是被關半年,半年對於修煉者來說根本不叫罰,想法有資源,還等於在修煉,這哪裡叫罰啊。

許清波出來之後果然是變本加厲的到處欺負人,強取豪奪,不少弟子都很厭惡他,見到他就避開,但有時候還被找上門,這種滋味是真的憋屈。

就像這次,自己的白玉佛,他是明搶不說,還要送人,說得好聽是借,真的讓他怒火攻心,忍無可忍,纔會傷了他,但此刻想起來,他居然覺得有一絲痛快。

“風師妹,你說的對,有時候就要反抗,之前是我太軟弱,我就不相信我也是煉丹師,難道還能把我怎麼樣!”雲卿突然間似乎有點底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