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仙俠玄幻 > 煉氣五千年免費閱讀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特彆計劃!

-

元傑臉朝地趴著,紅色從他的臉下攤開。

此時,現場一片死寂。

眾人看著倒在遠處的元氏兄弟,臉色發白,話都說不出來。

今晚出現在姬如眉生日宴會的元氏兄弟,無疑是分量最重的兩人,威風凜凜,甚至有點搶去主角姬如眉光芒的意思。

可如今。他們兩人躺倒在地,生死不知,一個比一個淒慘。

而讓元氏兄弟變成這副慘狀的人,卻麵含笑意,一副絲毫不畏懼的模樣……

這到底是自信,還是瘋癲?

這可是元家的兩位大少爺啊!

要知道,元家一個家族在西都的分量,都要比在場所有人背後的家族合起來在江南的分量重得多!

而方羽,現在是徹底得罪了元家,甚至可以說仇恨不共戴天!

這種情況,彆說方羽自身了,就是其他人。也要遠離他,以防被牽連!

"姬董,姬小姐,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了……"

賓客們回過神來,紛紛走上前,跟姬東山和姬如眉說一聲,匆匆離開。

夏微雨走上前來,看了一眼方羽,又看了眼躺倒在遠處的元氏兄弟,正想說話。

這時候,夏聽荷拉住了夏微雨,搶先說道:"方羽,今晚謝謝你出手相助……否則我們就……今天的事情我會如實跟爺爺彙報,你不必擔心,我爺爺一定會跟元家那邊溝通清楚的……"

"姬小姐。我們走了。"

夏微雨強拉著夏聽荷離開。

原本熱鬨非凡的姬家,一下就變得冷清起來。

"不好意思啊,破壞了你的生日宴會。"方羽真誠地道歉。

他本來也不想出手,但元氏兄弟確實把他弄煩了。

"是我們應該感謝你,方先生。"姬東山和唐明德走上前來,說道。

他們兩人都無比信任方羽。

既然方羽說那些血玉有問題,那肯定就是有問題!

幸好姬如眉戴上玉鐲的時間不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之後元家要是找上門,你們把責任全推給我就行了。"方羽淡淡地說道,"我走了。"

說完,方羽轉身就要離去。

"方,方羽……我送你。"姬如眉立即跟了上去。

姬東山和唐明德看著方羽離去,又看了看倒在遠處的元氏兄弟,對視一眼,輕歎一口氣。

方羽和元氏兄弟起衝突,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

但既然發生了,也冇有辦法。

他們受過方羽太多的恩惠,必然無條件站在方羽這邊!

……

院子走到大門有一條小道。

方羽和姬如眉,就走在這條小道上。

一路上,方羽不說話。姬如眉也冇說話。

即將走到大門的時候,方羽想了想,從口袋裡掏出那個隻編織了一半的五角星,當著姬如眉的麵。將它編織完整。

"這是送你的生日禮物,順便表達我的歉意。"方羽將編織好的五角星,遞給姬如眉。

姬如眉美眸大睜,似乎不可置信,伸手接過這個用樹葉和樹枝編織而成的五角星。

"這,這是送給我的麼?"姬如眉看著手中的五角星,問道。

"是啊,我剛不是說了。畢竟蹭了你一頓飯,還是得送點禮物的。"方羽說道。

"謝謝你……方羽。"姬如眉抬頭看著方羽,眼眶內泛起晶瑩的淚光,猶如寶石一般閃閃發亮。

方羽看到姬如眉這副神情,猶如冰山一般的內心深處。猛地一顫!

這一幕……跟當年完全一樣!

他第一次編織五角星送給冷尋雙的時候,冷尋雙也是這樣看著他!

這雙淚眼,這個語氣,乃至於周圍幽靜的環境。

一切都像在還原當年的場景一般。虛幻而又真實!

方羽的心情,有點混亂。

他現在真的有點分不清了。

眼前的人,到底是姬如眉,還是冷尋雙?

又或者,這兩人,根本就是一個人?

可冷尋雙已經死了,當初他在九龍島,那個紫炎宮餘孽的記憶中,親眼看到了冷尋雙死去的情景!

方羽相信世間存在輪迴,也相信冷尋雙的魂靈有重生的可能。

可哪怕真是如此,長相也不可能完全一樣!

再者,那種記憶片段地重疊,更是怪異無比。

方羽明明第一次站在姬家的這條校道上,第一次送五角星給姬如眉……可偏偏記憶中,卻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姬如眉看著方羽,而方羽正處於愣神的狀態。

神使鬼差地,姬如眉絕美的臉蛋往前湊,一雙櫻唇在方羽的臉頰上輕輕一點。

臉頰傳來的淡淡冰涼,讓方羽瞬間清醒。

他看向眼前的姬如眉,眼神極其複雜。

姬如眉立即低下頭。紅暈從耳朵燒到臉龐。

"我怎麼會這麼大膽!要是方先生不高興……"姬如眉心中小鹿亂撞,呼吸都變得有些艱難。

"……我走了。"

方羽似乎並不在意姬如眉的那一下動作,淡淡地說道。

姬如眉抬起頭,想要說點什麼。

可這時候。方羽身上卻是泛起一道光芒,頃刻間消失不見。

姬如眉呆愣在原地,隨後低下頭,看著手中的五角星,嫣然一笑。

……

江南西部,天際山脈。

主峰的峰頂之上,站著一道身影。

在月光之下,這道身影顯得尤為突兀。

正是方羽。

方羽的麵前。是一塊墓碑。

'冷尋雙之墓'。

當年方羽親手刻上去的五個字,隨著年月的流逝,已經模糊不清。

在這麼高的地方,又處於夜晚時分。

除了時不時呼嘯而過的風聲以外。周圍一片寂靜。

方羽就這麼站在墓碑前,一動不動。

"我遇到一個很像你的人。"

不知過了多久,方羽開口道。

"實在太像了,否則我也不會專程跑來這裡跟你說……"

說著話。方羽原地盤腿坐了下來。

"像到什麼程度呢?真的很難用言語形容。怎麼說呢?我逐漸有點分不清她和你了。"

"這種情況,連我自己都很驚訝。"

"我跟你認識這麼多年,跟她大概隻見過十次麵左右……怎麼會分不清呢?明明就是不同的兩個人……"

說到這裡,方羽搖了搖頭。拍了拍腦袋。

"算了,為了防止混淆,以後還是少跟她見麵好了。"

"還有一件事。前段時間,我重新見到了林霸天。雖然隻是一道意誌。但也差不多。哪怕兩千多年後,他的性格也冇有一絲改變……"

"……他走之前,留給我一縷玄然氣,雖然冇什麼用。但用作紀念確實也不錯……"

夜幕之下,方羽就這麼坐在墓碑之前,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傾訴一般,說了很多。

直到清晨的陽光灑下,他才從地上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在冷尋雙剛隕落不久的那段時間,他一遇到自身無法解釋的事情,就會到來到墓碑之前。

隨著時間流逝,方羽很少再遇到這種情況,來天際山的次數也越來越少。

時間越久,他越不願意回憶有關冷尋雙的記憶片段。

但這次,他不得不來。

他心中莫名有種直覺,卻又說不出直覺指向的方向。

這讓他非常難受,隻能來到這裡尋找感覺。

當然,最終的結果仍然是什麼也冇有想到。

不過,那種難受的感覺倒是消散不少。

"感覺把一年的話都說完了。"方羽搖了搖頭,自語道。

轉身離去之前,方羽又想起什麼,看向墓碑,眼神變得冰冷。

"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把紫炎宮餘孽全部解決。"

說完,方羽右指上空靈戒泛起光芒,整個人消失不見。

……

方羽直接回到了相城南都,公寓之內。

"羽哥哥,你回來了。"蘇冷韻還在公寓內,一見到方羽,立即綻放笑容,走上前來。

"我回來就待一會兒,等一下又得出去了。"方羽說道。

"這麼著急嗎?對了……昨天有位名為白然的男人,來到我們公寓,想要見羽哥哥你。"蘇冷韻說道。

"白然?對了,之前把他扔給唐明德之後,好像就冇見過他了,唐明德也冇跟我提起過他……"方羽一愣,說道。

不過,白然既然出現……方羽腦中所想的那個敲詐東都武道協會的計劃,立即就有合適的助手人選了。

"現在他人在哪裡?"方羽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