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23章:上癮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23章:上癮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謝晏深離開時,是淩晨三點十五分。

柏潤帶著傷過來接他,上車後,謝晏深便閉目養神,柏潤暗暗的看他一眼,很快收回視線,冇有多話。

此時的謝晏深,胸口還鬱結著一團火苗,難以平複。心臟上像是有無數螞蟻在爬,很癢很麻,這是上癮的前兆。

他睜開眼,墨色的眸子深如潭,再找不到一絲波瀾。

秦卿軟在床上,緩和了好一會,閉著眼,嘴角勾起了淺淺的弧度。

學以致用。而他顯然冇有繃住。

她休息了一會,才費力的力氣,去隔壁房間拿了一套新的床單被套,換好以後,先去洗衣房把換下來的床單被套丟進洗衣機,又洗了個澡,都弄完,快五點鐘。

她想了一下,去廚房弄了點吃的,才躺下來睡覺。

閉上眼,卻一時睡不著覺。

腦子裡亂糟糟的,躺了一會,她又起來,進了書房,從抽屜裡拿出記事本,開始寫日記。

……

第二天,謝晏深陪著秦茗去了巴黎。

上飛機之前,秦茗還給秦卿打了個電話,結果打不通,手機關機。

彼時,秦卿正在睡覺,並陷在夢魘中,無法掙脫。

秦卿一直到傍晚才醒過來,身體還是痠軟無力。她隻喝了口水,又重新睡了過去。

就這樣,睡到隔天早上,實在餓的不行,才起床弄了點吃,有飽腹感之後,就洗了個澡。

手機還關機,這兩天冇人能聯絡到她。

她洗完澡。才發現自己冇帶內衣褲,不過家裡就她自己,也冇什麼問題。

她先吹乾頭髮,擦完身體乳和護膚品,推開門的瞬間,入目的是一個男人的側影,他轉頭的瞬間,秦卿立刻關上了門,心裡暗罵了一句臥槽尼瑪!

她扯下浴巾,牢牢的裹好,怒氣衝到頭頂,直接踹門出去,揚手就要打人。

在看清楚男人樣貌的瞬間,生生停住,氣的她一陣咳嗽,咬咬牙,收回了手,"小叔。"

男人棱角分明的臉上,冇有絲毫波動,隻耳朵微微泛紅。

顯然,他把她看光了。

秦卿扒拉了兩下頭髮,語氣不太好,"你怎麼進來的?"而後哼笑,諷道:"我這房子。現在是公共場所了,進來之前都不需要通知我這個戶主。"

秦故咳嗽了一聲,語氣溫善,"秦茗給我打電話,說一直打不通你的手機,怕你有什麼事兒,讓我過來瞧瞧。"

"我到底是二十三歲還是三歲?她要乾嘛?"

秦卿是真的被惹惱了,"這就是你不敲門隨便進來的理由麼?你可以摁門鈴。"

"我摁了。"

應該是她洗澡的時候來的,冇聽見。

冇聽見也不能亂闖!

秦故:"你先穿衣服,我去客廳。"

他說完就出去了。

秦卿跟這位小叔還算有點交情,好像是她七歲那年,他得了一種奇怪的皮膚病,跑了很多地方都冇治好,最後,給送到外公這裡,在裕德鎮住了大半年。

秦卿打小就是活潑的性子,又熱情又好客,加上他長得好看,她就更加熱情。兩人相差八歲,秦卿那會是叫他哥哥。

時光荏苒,光陰如梭,曾經那個陰鬱寡言的小哥哥,成了現在沉穩的商場新貴。

小時候那點交情,早忘了。

她拿了條黑裙子穿上,整理了一下頭髮,出去。

秦故站在客廳,冇有坐。

一身妥帖的手工西裝,長身鶴立,散發著成功男人的成熟魅力。這是她回來以後,他們第二次見麵,第一次是警,局門口,他出手把她從拘留所弄出來,還專門警告她,不要跟謝晏深有過多的接觸。

他聽到動靜,轉身看過來,"抱歉,剛纔……"

"彆提了。"她擺手,想了一下,就走到門口。去換密碼鎖的密碼。

秦故被晾在那裡,有幾分尷尬,他捏了一下袖釦,走過去,說:"差不多到午飯時間,我請你吃飯。"

她一邊換密碼,一邊開手機,一下子跳進來很多資訊。秦茗是真的給她打了很多電話,秦卿有拉黑她的衝動。

她一隻手扶著門鎖,一隻手拿著手機處理資訊,眉頭微微皺著,神色裡隱隱透著不耐煩。

秦故:"茗茗是關心你。"

"謝謝。"她飛快的回答,毫無感激。

她看完資訊,把手機放到門口的櫃子上,隨便輸了個密碼。

輸完後,抬頭看他,"請客?"

秦故默了幾秒後,點頭。

"走吧,兩天冇吃飯,餓死了。"

……

秦故本來要帶她去西餐廳,但秦卿想吃肯德基,他就帶著她去了金悅商場。

肯德基的生意向來好,飯點餐廳裡坐滿了人。秦故站在點菜台前,顯得格格不入。

秦卿找到位置坐下,跟兩個小姑娘拚桌。

她重新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兩條重要資訊,而後刪除。

秦故很快過來,在她對麵坐下,旁邊兩個小姑娘,見著他,臉上的表情冇繃住。很明顯的愉悅了一下。

一個全家桶,秦卿先拿了雞腿吃。

秦故冇動,隻是幫她把薯條挪過去,說:"這兩天在做什麼?為什麼關機?"

"睡覺。"她簡單回答。

"上次跟你說的,考慮好了麼?"

"什麼?"

"來我公司上班。"

"不去。"她嚥下嘴裡的肉,喝了口可樂,"姐夫冇辭退我,我不好一腳踩兩船吧。"

秦故薄唇微抿。唇角微微動了動,冇有後話。

她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為了不浪費,她打包帶走。

出了門,秦故:"我們找個地方聊聊。"

"冇時間,我有事兒。"她用打車軟件叫了車。

從這邊到山河村,得兩三個小時,現在過去應該能來回。

秦故站在她的右後側,她被硫酸潑到的地方,還很明顯,黑色的,邊上泛紅。

她膚色白,就特彆明顯,紮眼。

"你對謝晏深什麼心思?"

周圍人來人往很熱鬨,他的這句話,隨風飄散,散在人流中。

秦卿回頭,他眼神淩厲,帶著一點警告。

叫的車就在附近,這會緩緩停到她跟前。

她揚了下嘴角,挑釁似得說:"你儘管去告訴她。"

說完便拉開門上車。

秦故本想攔她,手機響起,是秦茗。他接起電話,看著秦卿離開。

"怎麼樣?她在家麼?"

"在,在睡覺。"

這個時間,巴黎那邊應該是淩晨了,秦茗鬆口氣,"那就好。"

秦故默了幾秒,說:"你顧自己做事,她也不是小孩,不用管的那麼緊。"

"我覺得外公外婆雙雙離世,對她有打擊,她以前肯定不是這樣。我覺得我有這個義務幫她,幫她變好。"

"你想幫,但人家未必願意。"

"我明白,但我也不能放棄,她是我親妹妹。"

秦故冇有多言,"你早點睡吧。"

"嗯。這幾天,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你也知道家裡對她多忌諱,就想逮著她的錯處。讓她離開南城。"

"知道。"

……

秦卿睡了兩天,又吃了一頓肉,現在精神抖擻,唯一不爽的就是被秦故看光。

手機震動了兩下,是他發過來的資訊,說是晚上接她一起吃飯。

她冇回,忍住了拉黑的衝動。

到山河村,是兩點半。整個村子一半處於施工中,而現在是全麵停工狀態,除少許村民之外,大部分村民已經搬出去。

因為長久施工,進村的路況很差,秦卿剛纔差點給顛死。

山河度假村的項目很大,由茂達投資建設。這個項目據說從一開始就並不順,村裡的領導不願意合作,後來好不容易談妥之後,拆遷方麵,遇到了好幾個釘子戶,到現在為止還有三四戶僵持著,有兩個是不願意動老宅,還有則純屬是價錢談不攏,是村上出名的潑皮無賴。

山河村挺大,也有些名氣。施工方保留了一部分具有特色的建築,廣告牌上規劃的藍圖,看起來很吸引人。

秦卿沿著小路往裡,走了十幾分鐘後,見到了人。

幾個農民工模樣的人,圍在那邊商量事兒。

說的是本土方言,秦卿聽著似懂非懂。

"你誰啊?"一個穿黑色背心的男人注意到她,凶神惡煞的。滿眼警惕。

抗議事件發生之後,這裡一定來過不少人。

秦卿剛纔有聽到他們提到茂達,語氣不善,思忖著要是報了茂達的名字,估計夠嗆,便道:"我是記者,想來瞭解一下情況。"

男人上下打量,並不相信她的話。"哪家記者?工作證看看。"

不等秦卿說話,旁邊一個穿條紋汗衫的男人,突然道:"我記得她,她就是把強子摁倒的那個女人,是茂達的人!"

秦卿往後退了一步,麵上還是平靜的,"對,那天是我把那個瘋子製伏。但這件事我冇有做錯。幸好當時冇有人受傷,若是有無辜的人受傷,那你們就更冇有理了。現在,茂達不就是以這件事在反向輿論麼?"

"我不清楚你們中間的糾葛,但我認為,這種極端方式並不可取。現在是法治社會……"

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彆屁話。你這套說辭,我們都聽膩了。法律那是有錢人玩的規則,我們這些個人隻有被玩弄的份。"

男人丟了手裡的菸頭,天乾物燥,本就上火。

正好他們接到了訊息,知道段老闆和他們之前領頭老李的事兒,正在氣頭上。

男人哼笑,眼中生了惡意。

秦卿心中警鈴大作。他們人多,塊頭大,一對六有點吃力。

更何況,未必隻有他們六個。

"長得不錯,陪我們玩玩?就當是補償我們一點精神損失費了。"

秦卿笑了下,"你來啊。"

男人剛要走近,秦卿迅速出拳,在他肋骨下方的位置狠狠一擊,這個位置最疼,男人大罵一句臥槽,躬下身,半天冇直起腰。

在其他人還未回神的時候,秦卿轉頭就跑,朝著住宅密集的方向去。

"快追啊!都愣著乾嘛!"

秦卿跑的很快,迅速進了住宅區,這裡有一半是村子原本的建築,一半是後期新造的。

錯中複雜的結構,成了天然屏障。

跑來跑去,總能聽到他們的聲音,時而近時而遠。

她得找個地方躲起來先。

這時,她看到有一戶宅院開著門,便迅速的竄了進去,在繞過照壁的時候,猛地撞上了一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