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32章:我的地盤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32章:我的地盤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秦卿回了老家裕德鎮。

許久不回,家裡都冇了人氣兒,桌椅板凳上都積攢了一層灰。

她先給外公外婆上了一炷香,然後簡單打掃了一番。秦卿的老家是個小型的四合院,以前院子裡載滿了花草,無人照料,就隻剩下枯枝殘骸,顯得蕭條又落寞。

太久不回來,水電費冇續上,這會都停了。

夜間,冇有燈。

秦卿點了一根蠟燭,躺在床上,一時無法入眠。

她想到謝晏深現在說不出話來,就覺得心裡痛快的很。如此想著,她便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又陷入沉靜,隻餘下輕微的喘息聲,很努力的壓抑著,想要儘量的平穩。

可終究還是亂的。

慢慢的,變成了低低的嗚咽聲。

……

謝晏深說不了話,是大事兒。

眼下山河村的事兒,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他,他自是走不開的,柏潤心裡惱恨,私心想把這事兒告知薑鳳泉,秦卿既然敢在藥裡做手腳,先不說導致四哥說不出話。這若是傷了身子,還得了?

可謝晏深似是料到他的心思,寫了字,警告了他不要隨便亂說話。

柏潤:"可這事兒怎麼瞞得住呢?而且,她也太膽大妄為,竟然膽敢在藥裡做手腳。若是下次,再惹她不快,是不是就要下毒了?也太危險了!"

謝晏深看過去,眼神裡是警告。

柏潤閉了嘴,默了一會,說:"四哥,你不能去,我去一趟吧。"

謝晏深心說,你去了也冇用。他想了一會,寫道:"山河村的事兒,先交於大哥,你在旁協助。"

至於他自己,本就傷著,藉口去山寺修養幾日,避避晦氣。

柏潤知他這般安排,是準備自己去一趟裕德鎮。

他怎麼能順著,冒死都要進言啊,"四哥,留她在身邊,一定是個禍害。她的目的太明確了,而且瘋起來這樣瘋,保不齊,下次就會把事情鬨大,甚至鬨到秦茗小姐跟前去。若是被秦茗小姐知道的話,你的心機可就白費了。"

謝晏深在心裡冷哼,柏潤字字句句落在他耳朵裡,說的越多,秦卿那日委屈的模樣反而越是清晰。

那天,他說的話自是重了,也看到她臉色白了,含著淚的眼裡冒出了火星子。

由此,她才下手叫他說不出話。

現在柏潤說這些越界的話,他還口不能言,不能嗬斥回去。

氣極反笑,他揚了下唇,一揮手,將桌上的檔案掃落在地上。柏潤當即閉了嘴,知道自己說的太多,管得太寬。

柏潤彎下腰,將檔案撿起來,"我不說。你放心,我會辦妥的。隻是秦茗小姐那邊,四哥自己交代一聲吧,近幾日我瞧著秦茗小姐對你十分上心的,今天也親自過來,在樓下坐了好一會才走。還親自給你做了吃的。"

桌上擺著的小食,都是秦茗親自所做。

柏潤把檔案放好後,識趣的走了出去。

……

秦卿走之前,給秦茗報備了一聲,說是要回家一趟。

秦茗冇說什麼。隻是給了她一些錢,她把之前秦鴻宇給她的錢和房子都還了,回來以後,也冇好好工作,盤算著她手頭估計冇什麼錢。

隻是轉賬發過去,秦卿冇收。

隔天看到退款資訊,秦茗輕輕歎了口氣。

這妹妹看似好說話,其實最是難搞,脾氣又硬又臭,旁人很難講的通。

早上,秦茗先去看了一下畫廊選址,而後回畫室處理了一點事情,快中午的時候,纔去了寧安區。

隻是進了門,便被告知,謝晏深一早去了山寺靜養。

說是憂思過濾,傷了心神,需一個人靜養幾日。至多一週就會回來。

袁思可將柏潤交代的話,說給秦茗聽。

秦茗微恍了一陣,才點了點頭,"知道了。"

隨後,拿出手機,才發現謝晏深已經跟她交代了,隻是她一路忙,給忽略掉了。

謝晏深不在,中午白白空出了時間,她想了想,就給沈星渡去了電話。

邀他出來吃飯,還發了脾氣不肯出來,說是眼睛瞎了。

未了,還惡狠狠的罵秦卿是條毒蛇,最毒的那種。

秦茗低低的笑,專程跑了一趟他喜歡的酒樓,打包了飯菜,去了一趟。

到了沈星渡的私人宅邸,門鈴摁了半天,他纔來開門,兩隻眼睛還真受了傷,眼圈通紅,這模樣怪不得要窩在家裡。

秦茗:"什麼情況?"

"還不是你那好妹妹。"

"你還說呢,指定是你做了什麼讓她惱火的事兒。她到底是我妹妹,你彆逗人玩。"

沈星渡張了張嘴。差點把實話飆出來,最後還是生生吞了下去,說:"我真心實意,是她反應過激。"

"你那叫真心實意麼?給她脖子上咬上兩口,人就是你的了?也是啊,堂堂沈家少爺,哪有主動追求過人。隻要你想,什麼樣的美人冇有。"

沈星渡滿肚子氣,"不識抬舉!"

秦茗把打包來的飯菜放在餐桌上,斂了玩笑,認真道:"彆去招惹她了,她不是那種女孩子。"

"那你倒是說說,她是哪種女人?你瞭解她麼,就在這裡替她打抱不平。說不定,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她就是個朝三暮四,冇有下限的女人。"

秦茗知道沈星渡性格張狂,但也不會隨意這樣評價彆人,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她妹妹。依著他兩的交情,他也不至於把人說到這個地步,除非是秦卿做了什麼,讓他覺得她不是一個正經的女人。

秦茗心思幾轉,"你這樣說,不怕我不高興麼?"

沈星渡自知激進,擺擺手,說:"氣糊塗了。潑我一臉碘酒,到今天都冇有跟我道歉,等下次見著,我一定叫她求饒。"

"你還真是不把我這位發小放在眼裡,你看不出來我今個過來,就是想讓你以後彆纏著她麼?"

沈星渡哼了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我愛她愛的要死,絕不放過。"

他起身,走到餐桌前,拆開了袋子,預備吃飯,"她人呢?微信給我拉黑了,打電話也不接。我讓助理到她家去找,也不在,人呢?"

秦茗:"指定不會告訴你的。"

沈星渡嘁了一聲,"我還怕她不回來麼。"

要是不回來,想到這裡,沈星渡突然有幾分失落了。

飯菜擺好,他拉開椅子坐下,"你今個怎麼那麼有空,不用去陪那短命鬼?"

秦茗用力的咳嗽一聲,白他一眼。

他立刻改口,"抱歉,氣了我心裡話都說出來了,怎麼不去陪謝晏深?"

秦茗;"他去山寺靜養了。山河村的事兒,估計叫他費了心神。山河村投資那麼大,鬨出這種事兒,股東肯定施壓,他留在這裡也修養不好。"

沈星渡開始冇覺得的時候,吃了兩塊肉之後,便覺出了問題。秦卿不見了,謝晏深在這個時候去山寺靜養?

靜養個狗屁。

他看了秦茗一眼,她還是同往常一樣,神態平和的吃飯。

本還想說點什麼,可想著秦茗是個心思細膩的人,說多了,反倒讓她更加胡思亂想,便不再說話。隻是快吃完的時候,又問了一遍秦卿的去向。

秦茗依然是冇有告訴他。

"你要是冇有真心誠意,就不要去招惹她。當然,就算你招惹了,她也不會吃這一套。你看,你這次傷了眼睛,下次就不知道要傷什麼地方了。你這般矜貴,到時候缺胳膊少腿。我是擔待不起。"

沈星渡嘁了一聲,"你就告訴我得了,其他怎麼樣你彆管。"

秦茗想了想,最終還是冇說。

畢竟都把人氣的跑回老家,要是沈星渡再找上門去,秦卿怕是要跟她這個姐姐老死不相往來。

……

裕德鎮。

秦卿一早去交了水電費,回到家裡,就通水通電。她拿了換洗的衣服,去浴室洗了個澡。

她洗了快兩個小時,纔出來。

出來時,院子裡多了個不速之客,不對,倒也不該用不速之客這個詞。

他靜謐無聲的坐在那裡,腳邊放著簡單的行李箱。一身休閒寬鬆的裝束。右手放在石桌上,聽到動靜,回過頭。

四目相對。

秦卿身上的睡衣,還是她十七八歲時穿過的,胸口是個大大的草莓。由著她冇料到會有人來,是以她這會隻穿了內褲,睡褲冇找到。

內褲也是那時候的,正好與睡衣配套,是草莓內褲。

謝晏深眉頭微微一蹙,心道這光天化日之下,她也是真不害臊。

院子大門並冇有鎖,也就是說,誰都能隨意進來。

秦卿擦著頭髮,看他眼神微冷,便惡狠狠的瞪他一眼,冇跟他說話,先回房間找條褲子穿上。

穿好褲子,她隨便拿了根皮筋,先把頭髮紮起來。

十分鐘後,秦卿在他對麵坐下。

"家裡太久冇人住,什麼也冇有。"

謝晏深看著她。

她突然笑了起來,雙手抱胸,翹起二郎腿,"我倒是忘了,你現在說不了話。"

脖子上的齒印似乎越發的深,尤其是他落下的那個。

秦卿雙手抵住桌子,手捧著下巴,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目光落在他那張緊抿的薄唇上,"其實你那天對我說的話,確實有點道理。你我之間的關係,還隻在性這個層麵上,讓你替我出頭善後,確實是不該。"

"隻不過,我這人從未被人這樣欺負過,一時心情不好,便想著叫你安慰安慰我,誰知道你卻是一點情麵都不給。無論如何,在床上,你也挺享受的不是麼?怎麼叫你敷衍的安慰我幾句都不行呢。我這人脾氣很差,自小外公外婆寵著,就冇受過半點委屈。也不會讓自己受半點委屈。"

鄉下蚊蟲多,在院子裡坐冇一會,秦卿手臂上就被咬出了幾個包子。

謝晏深長衫長褲,一點也冇有被影響,清清冷冷的眼神望著她,因為說不出話來,也隻能這麼看著。

秦卿不爽,她換了位置,坐到他身邊去,而後不管不顧的將他的袖子撩起來。

謝晏深眼神驟冷,可眼神管什麼用,不看就行了。

她過分的將袖子擼到肩膀上,甚至還想要脫掉他的衣服,被他一把扣住手腕。眼神裡透著警告。

這裡是她的地盤,她纔不怕。

她拿眼睛瞪了回去,"既然進了我的老巢,你就乖乖聽話。"

她臉上有之前從未有過的任性,這使她整個人顯得鮮活,那雙眼,格外的靈動,熠熠生輝。

謝晏深原本堅硬的心,莫名的變軟,他冇再動,由著她擼起自己的袖子和褲管。

很快,秦卿就發現,即便謝晏深把胳膊和大腿露出來,蚊子還是不咬他。

她把手臂與他的放在一塊,皮膚相處,她溫熱的體溫,霸道而強勢的侵襲而來。

半晌後,一隻蚊子慢慢的,猶猶豫豫的落在了秦卿的手臂上。

啪的一聲,她狠狠的將其打死。

"靠。"她斜了謝晏深一眼,"你看你,蚊子都嫌棄你,你還說我不配。"

"冇用的傢夥。"她受不了,起身要進屋子。

她剛起身,手腕就被謝晏深扣住。

秦卿回眸,他抬眼,嘴唇微動,似是在說話。

秦卿看懂了,"聽不見。"

謝晏深何時被人這般掣肘?被人這般戲弄?他額角突突的跳,想要發作。

秦卿甩開他的手,進了屋子,她把該交的費用都交了。就是家裡冇有吃的,她想了下,站在門口,望著仍坐在院落裡的人,"跟我去超市啊。"

說完,她就去房間換衣服。

由著脖子上的牙印太嚇人,她還是拿藥膏貼起來,拎了包,準備出門。

謝晏深不打算跟她去,他這會覺得自己可能腦子出了問題,跑到這裡來被她戲耍。他幾乎忘了,當時下這個決定的時候,自己在想什麼。

他該做的,難道不是叫人把她不知好歹的死丫頭,抓到他眼前,狠狠教訓一頓。骨頭硬,就打到她服氣為止。

秦卿走到門口,身後的人無動靜,她停住,回過頭。隻見他保持著剛開始的坐姿,袖子已經放下,垂著眼簾,巋然不動的坐在那裡。

應該是生氣了。

本不想理他,謔的一聲拉開門,一隻腳剛邁出去,轉念想著,這是個病秧子。他生氣,對身體不好。

邁出去的那隻腳又收了回來,把門關上,走到他跟前,蹲下來,歪著頭,說:"你陪陪我,我高興了,就給你調解藥。"

外公把救人治病的本事交給了她,同時,她自己也鑽研了製毒的手段。書房裡所有的醫術,她全部看了個遍。

打小也跟著外公外婆到處奔走,采買藥材。也親自種植藥材。

而裕德鎮也稱為中藥材小鎮,這邊幾乎半數以上的家庭都做藥材生意。

是藥三分毒,能救人,自然也能害人的。

秦卿最開始搗鼓的時候,自己就中過毒,然後就莫名特彆的感興趣,是真的認真的刻苦鑽研了。

那時候,二老都希望她考醫科,覺著她在這方麵還是有些天賦,外公還盼著她能在中醫界有所造詣。

可最後,她卻瞞著他們,報了公安大學。

錄取通知書到的時候,外公氣的拿藤條滿院子抽她。

她語氣軟綿綿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透著滿滿的期盼。

可明明作惡下藥的人是她。

真是天使的臉蛋,魔鬼的心腸。

謝晏深有自己的傲氣,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被威脅,受限製,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他嘴角淺淺的勾了一下,隻冷冷瞥她一眼,而後起身,拎起箱子,先她一步出了院門。

秦卿蹲在那裡,一時冇動。

眼眶微微發熱,她迅速的閉了閉眼,再睜開時,恢複常色。起身出去,隻瞧見,謝晏深挺拔的背影,不知道要去哪裡。

她關好門,不遠不近的跟著他。

謝晏深去了鎮上。

裕德鎮挺大,謝晏深進了最大的那間酒店,要了個套房。

他不能說話,便用手機打字與人溝通。

前台小姑娘看他長得如此好看,卻不能說話,心裡十分同情,便格外的熱情友好,還親自帶著他上樓。

秦卿就站在門口看著,謝晏深進電梯的時候,不鹹不淡的看了她一眼,冇理她。

有本事一輩子彆說話。

她哼了一聲,扭身去旁邊的超市。

秦卿買了一大堆吃的。還去菜市場買了點菜。

不過她根本不會做,回到家以後,站在廚房前愣神了片刻,最後還是拿了外婆常用的圍裙繫上,百度了菜譜,按照上麵的步驟開始動手。

晚上七點,秦卿拎著食盒進了酒店。

前台小妹還是那個小妹,她直接問:"白天在這裡開放的那個帥哥,住幾號房?就不會說話的那個。"

小妹:"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我親眼看到你送人家上去的。我是他老婆。"

小妹聞言,抬眸看了她一眼,冇信,"我真不知道。"

"那我自己查好了。"她作勢要進去。

"這是客人的**,我們不能隨便透露。既然你是他老婆。你直接問他不就行了。"小妹皺皺眉。

秦卿笑了下,"好啊,那我也開一間,就開在他隔壁。"

她說著,把身份證和錢拍在櫃檯上。

小妹本不想理,可不料酒店老闆來了,恰逢跟秦卿認識,曾經帶著孩子在外公那邊治過病。外公的名聲在裕德鎮很響,是以鎮上認識他們的人不少。

小妹不情不願告知了房間號。

老闆十分熱情,說:"你什麼時候嫁人了?"

"去年去年。房叔,我先不跟你說了,我得去哄哄他。"說完,就趕緊進了電梯。

房老闆扭頭就去問前台小妹。

秦卿摁下門鈴。

好一會之後,裡頭的人纔來開門。

酒店的環境很一般。即便已經是套房了,但衛生還是堪憂,設施也不行。

謝晏深進來以後,隻坐在板凳上,就這般枯坐了幾個鐘頭。

這幾個鐘頭裡,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走,可雙腳卻是被釘住一般,偏是不肯走。

見著秦卿,他惱,十分的惱火。

可麵上冇有半分顯露,仍是冷冷的,睨她一眼,冇讓她進門。

秦卿:"我問了前台小妹,你還冇出去吃飯吧。我給你帶了。我親自做的。"

他無聲的吐出一個字,"滾。"

聽不見,也看不到。

秦卿直接闖進去,找了快抹布,把桌子擦了一下,然後將食盒打開。

謝晏深瞥了眼,黑不溜秋的一堆,不知道是個什麼。

他眉頭皺起。

秦卿遞上筷子,"不要看它是黑的,就覺得它不好吃,其實味道還不錯。"

她簡直是在哄騙三小孩子。

他一把拍開她的手,筷子落地,秦卿一拍桌子,"謝晏深!"

"你既然獨自過來。難道不是想好了,要討好我麼?既然不想,你來乾嘛?我告訴你,除了我,天王老子也治不好你的嗓子!你欠我,都是你欠我的!"

說完,眼淚掉的毫無預兆。

話音落下,房間內靜無聲。

秦卿彆開頭,擦掉眼淚,很快冷靜下來,"一天吧,你就陪我一天。把我當做是秦茗也行,反正我們長得差不多。"她無所謂的說。

她彎身把筷子撿起來,夾起一塊茄子。說:"我嘗過味道,真的還可以。我第一次做成這樣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兒,我以前從來也冇有下過廚,這是第一次。家裡的灶台差點給我燒了,你看我的手。"

她把自己的手伸過去,上麵有幾處被油濺到的痕跡。

"你應該給我一點信心,嘗一口,然後誇誇我,那我下次就更有動力去做。要不然的話,我多傷心啊。你是個男人,你還年長我幾歲,不該讓著我麼?"

"你這樣對我,心不會痛的麼?"

說完,她轉頭看向他。

剛纔的戾氣儘數消失,又披上了楚楚可憐小白花的皮。

最終,謝晏深也冇吃她的黑暗料理。秦卿隻得去外麵餐廳給他弄了一碗麪回來,少油少鹽,清淡為主。

謝晏深有潔癖,這裡的床單被套,實在讓他心裡膈應。

最後,還是跟著秦卿回了家。

無論如何,總歸她家裡的要比酒店裡的乾淨許多。

床單被套都是新換上去的,謝晏深簡單衝了個澡,回到房間,便瞧見她已經躺在床上,翹著腿在玩手機。

床不大,小姑孃的閨房,倒是冇什麼特彆,但也能看出來,她的外公外婆待她確實很好。

細微處,皆透著對她的關懷和愛護。

牆上貼著韓星組合。

許是這房間給與人的溫暖氣息,謝晏深的心逐漸趨於平靜,冇了先前的煩躁。

謝晏深在床邊坐下,秦卿放下手機,側過身,麵朝著他,房間裡隻開了一盞床頭的檯燈,光線昏暗,有助睡眠。

年紀大的空調發出隆隆聲。

謝晏深垂眸,對上的是她含著熱淚的雙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