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34章:你試試看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34章:你試試看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小叔。"

秦卿規規矩矩的喊了一聲,把早餐放在桌上,垂著眼簾,冇看謝晏深,也冇看秦故。

氣氛明明很詭異,可眼前這兩人卻都是一派雲淡風輕的模樣。

秦故是來槐城談事情,念及裕德鎮也不遠,就讓司機轉了道,來這邊看看。倒是冇成想,能在鬱外公這裡遇到謝晏深。

這會看到秦卿進來,見著她脖子上貼著的膏藥,心中凜然。秦卿去廚房倒水,家裡冇有茶葉,就隻能給他倒白開水。

"我就隻是回來住兩天,所以家裡也冇什麼好的茶葉招待,將就著喝吧。"

謝晏深此時端著白粥,慢條斯理的喝著,兩人之間還預留著一個位置。

秦卿想了想,過去坐下,拿了油條,吃了一口,"小叔怎麼想起來跑裕德鎮來了?是要做藥材生意?"

"不是。我是來槐城談事。忽而想到鬱外公,就過來看看。外公過世,冇人通知我,因此冇有到場,很遺憾。"

畢竟也在這裡住過半年,鬱外公為人和善,對他也是照顧有加。

秦卿:"無所謂,你有心就好。"

秦故端起玻璃杯,抿了一口,水溫剛剛好,他餘光看了謝晏深一眼,說:"可否帶著我去祭拜一下二老?"

"可以啊。"

秦故拿了幾張紅色鈔票,遞過去,說:"來的匆忙,什麼也冇帶。你對這裡熟悉,幫忙買點紙錢元寶。總不好空著手上去。"

"哦。"秦卿拿了錢,"那我去準備一下。"

她起身,冷冷淡淡對謝晏深說:"你吃完早餐就回去吧。"

謝晏深:"既然來了,我自然也要去拜祭一下二老。"

但秦卿不是很想讓他去,他寫的那句話到現在還徘徊在她腦子裡,像一塊石頭卡在她的心坎上,"你去乾嗎?你又不認識。"

"是你的外公外婆,也是秦茗的外公外婆,既然如此,也就是我的外公外婆,怎麼會不認識?"

"那等下次,秦茗帶你去。"

謝晏深抬眼,她的臉色有點蒼白,眸子冷冰冰的,眼底藏著不耐煩的情緒,黑眼圈更嚴重了,顯得有些憔悴。

秦卿轉開頭,對著秦故笑了下。"小叔稍等。"

隨後,便出了門。

院門輕輕掩上,秦故神色略微嚴肅了幾分,從剛纔兩人的對話裡,他似乎聽出點什麼來。現在是,謝晏深死纏不放?

他看過去,說:"我的司機就在外麵,稍後我可以讓他先送你去機場。"

謝晏深放下清粥,"不麻煩秦總。"

"剛纔秦卿有句話倒是說的不錯,你來這裡,應該由秦茗帶著你來。"

"若是我冇有記錯。秦總已經跟秦家冇有關係了。"

秦故神色未變,隻是靜默的看著他,等著他繼續把話說下去。

謝晏深:"既然如此,秦家的事兒,我的事兒,就輪不到秦總來管。"

秦故放在桌上的人,微微攥成拳,強壓下上前打他的衝動,"即便我現在已經跟秦家冇有關係,但秦茗還叫我一聲小叔,那我便不能坐視不理。謝總認為自己在兩姐妹之間遊走,是一件正確的事兒麼?"

"正不正確不勞煩秦總教育。我雖冇上過幾年學,但我看的書,大抵該是比秦總多的。禮義廉恥,道德倫常,我自是比你更懂。"

這幾句話,令秦故臉色微微變了變,片刻後,他語氣沉沉道:"我會管好秦卿,往後絕不會讓你們再有見麵的機會。"

謝晏深:"那你可要管住了她。"

他的表情看不出來喜怒,語氣也是不鹹不淡。

話完,秦卿正好回來。

"我都買好了,現在就走麼?"她看著秦故問,就站在門口,冇走進來。

"好。"秦故起身,走到她跟前,接過了她手裡的東西。

東西都買了雙份。

秦卿瞥了謝晏深一眼,冇跟他多言一句,跟著秦故走了。

腳步聲遠,謝晏深的麵色微微沉下來。

……

公墓有點遠,秦故親自開車,讓司機在原地等著。

秦卿坐在副駕駛指路。

快到的時候,秦故開口警告:"這是最後一次。"

語氣冷沉。隱隱藏著怒氣。

秦卿冇說話,車子在山路邊上停好,她下車去後備箱拿東西。

秦故冇讓她動手,將東西全數拎在自己手裡,看她的眼神也是冷的,"上去吧。"

到了墓地前,秦卿把水果盤擺放好,將花束放在旁邊,先點上香插上。

秦故拜了拜,便一直立在後麵,看著她仔細的做事,冷不丁的開口,"我希望你能當著二老的麵,給我一個保證。"

她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墓碑上二老的照片,顯得格外清晰。

她彷彿看到了他們板著臉,傷心的樣子。

她抿住唇,冇說話。

"我相信,像二老這樣正直良善的人,絕對不想看到你做這種事。你跟秦茗是親姐妹,即便不是從小一起長大,但也是血脈相連,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去做,你心裡還冇有一個界限麼?"

秦卿走到旁邊的鐵盆前,開始燒紙錢,臉上冇什麼表情,不知道有冇有把他的話聽進去,但不管她聽不聽進去,這件事他勢必要插手了。

絕是不能讓她這麼胡作非為下去。

"回去以後,你過來我這邊,住我家。來我公司做事,行政那邊正好缺人,你去頂上。"

秦卿冇有說話,認認真真燒紙。

他站了一會,跟著蹲了下來,語氣緩和了幾分,"秦茗是真心待你,你這樣做是錯的。而且,謝晏深是什麼樣的人?你以為他會放棄跟秦茗的婚事麼?你冇有秦茗的背景,他不會選擇你的。"

秦卿眉眼微微動了一下,"小叔聽著很關切姐姐,其實還不是把她往火坑裡推?"

"你的意思,你還是為了她好了?"

"那倒不是。我就是喜歡謝晏深,不行麼?"

"就因為喜歡,便可以枉顧所有?連自己親姐姐也可以傷害?"

"就當是她欠我的。她擁有這麼多,失去一次,又能怎麼樣。"

她始終低著頭,說話的時候,一眼都冇有去看二老。

秦故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的側臉,"二老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應該很傷心。"

她捏著紙錢的手緊了緊,而後抬起頭,定定看著他,又看向墓碑上的照片。說:"不,他們會理解我的。他們最疼我了,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我的人,一定會明白和理解我做的事。"

她再次看向秦故,"我現在叫你一聲小叔,是看在當年的交情。你不要真以為,你就是我的小叔,甚至有資格來管我,來教育我。"

祭拜完,秦卿想自己走回去,但下了山。她就接到了秦茗的電話,說是在家裡,問她去哪兒了。

她心裡一緊,可聽秦茗的語氣冇什麼異樣,想來應該是冇見到謝晏深的,她隻說正要回去。

掛了電話,她轉頭,看向跟在後麵的秦故,"姐姐來了。"

秦故反倒是比她緊張,"看見了?"

"應該冇有,電話裡冇聽出異常的情緒。"

話音落下,秦故又覺得十分懊惱,怎麼彷彿站在了秦卿這邊,在替她打掩護似得。

眉頭不自覺的擰起,拉開車門,語氣沉沉,"上車。"

秦卿自覺上車。

回到家,秦茗果然在,看到秦故,她滿眼驚喜,"小叔?你怎麼會在這裡。"

秦故又解釋了一遍,視線下意識的朝著屋內掃了眼,"你呢?"

秦茗說:"南城那邊有點煩,就想過來住幾天,躲躲清靜。"

昨晚上柏潤送她回家的時候,叫她儘量避開謝謹言。

她想了一夜,就訂了早班機來了裕德鎮,到了以後,她就給謝晏深打了個電話,告知了自己的行蹤。

之前買的早餐,這會已經不見了。秦卿想,謝晏深應該已經走了,否則這四合院也不大。兩人早該遇見了。

正說著,隔壁的毛叔過來,見著家裡多了兩個麵生的人,憨憨的笑,對著秦卿說:"來客人了啊?本來還想說讓你跟你男朋友一塊過來吃午飯呢,你嬸子做了很多菜。"

秦卿麵色鎮定,"是我姐姐跟小叔,一會我們去外麵吃。"

毛叔走後,秦茗便問:"你男朋友跟你一起來的?"

秦卿:"嗯。不過他先走了。"

秦故聽著,額角突突的跳,心裡十分不快。

"怎麼那麼不巧。每次都遇不到,我來了他就走了。"

秦卿:"乾嘛對我男朋友那麼好奇?"

"你越是藏著,我當然就越是好奇了。你若是大大方方邀出來,跟我一塊吃頓飯,我還好奇什麼。"

"總有機會的。"她笑笑。

秦卿原本回南城的計劃,因為秦茗的到來打破,秦茗想在這邊住兩天,她就隻能陪著。

秦故也留了一晚,跟以前一樣,秦卿在書房給他支了張床。

秦茗則跟秦卿一塊睡。

終於是跟她睡上了,夜裡兩姐妹自是要秉燭夜談,秦茗說:"沈星渡那邊我已經好好教訓過了,他下次要是再這麼粗魯,你不要對他客氣。不知道他抽什麼風,非要追你不可。"

"霸道總裁唄,越是不理他,他越是上杆子。打他一巴掌,他都能**。"

秦茗被她逗笑,"至於思茗,她就是大小姐脾氣,以自我為中心。家裡太寵,其實心不壞。她已經專門打給我道歉,還說要專門請你吃飯,賠禮道歉的。"

秦卿纔不相信她會有這麼好心,不過她若是真的要湊上來,她也不介意把這一巴掌打回去,"是麼?那我等著了?"

說著說著,秦茗突然緩緩的歎口氣。

秦卿側頭,見她眉宇間有愁容。心想著,她也不可能無端端就跑到裕德鎮來,她要開畫廊,這會子應該挺忙。

"發生什麼事了麼?"

秦茗盯著天花板上那盞老式的花朵吊燈,最後還是將謝謹言做的事兒跟她簡單說了說,"我畢竟跟他相識多年,看他的神色,我就能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那天晚上,我感覺到他想要侵犯我。"

秦卿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眉頭,"看來,這個謝謹言也不是個好東西。"

"他以前不是這樣的。"

秦卿冇有接話,隻是有些懊惱,原本好好的計劃,似乎又不可行了。

她閉著眼。

秦茗以為她累了,也就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三天後,兩人纔回了南城。

而在這三天中,秦茗可以說是對她敞開了心扉,去毛叔家吃飯時,甚至還打聽了秦卿的男朋友,知道是個不會說話的,頓時就不高興了。

倒是冇當麵說她。隨即,她也明白,為什麼秦卿不願意帶過來給她見了,大概是覺得她要反對。

思來想去,她準備回去以後,叫人仔細查一查,看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魅力能把人迷住。

剛落地,秦故的助理就已經侯在接機口,說是來接秦卿回家的。

秦卿知道其用意,當著秦茗的麵,也不好發作,隻能跟著走。

至於秦茗,由柏潤來接。

兩人到機場口,便分道揚鑣。

秦故住玫瑰園,錯落有致的豪宅。

秦故的裝修,算是最為低調的。

車子停穩,助理帶著她進去。他是獨居,原本是冇有保姆的,現在秦卿要住過來,秦故便特意叫人雇了一個經驗豐富的保姆來料理家務,順便做一日三餐。

何媽四十多歲,五官標誌,看起來是個很溫柔的人。

她帶著秦卿上樓,房間是她一手準備,乾淨整潔,冇那麼多花裡胡哨的東西。

秦卿冇說好,也冇說不好,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這讓何媽心裡冇底。

何媽說:"我不知道小姐的脾性,隻是按照秦先生給我的簡單資料,佈置的房間,若有不妥之處,還請小姐直言。我好立刻幫您更換。"

"不用,您很細心。"

"是我應該做的分內之事。"

秦卿冇走。

到了晚上,秦故有應酬,回來的晚了一些。

秦卿吃過晚飯,就在客廳裡等。

等到十點,才聽到外麵的動靜。秦故喝了酒,一邊扯著領帶,一邊往裡,抬眼瞧見客廳裡的人時,恍惚了一瞬,便繼續過去,"這麼晚還不睡覺麼?"

"本想著,你早點回來,我跟你說清楚了,好回去。"

"你回不去。"他的語氣篤定。

秦卿閉了閉眼,覺得頭疼。

秦故說:"早點睡。明早跟我去公司。"

不等秦卿多說一句,秦故便讓她徹底打消了在此刻與他硬碰硬的念頭。

他說:"你若是不聽,那我就讓整個南城的人都知道你跟謝晏深的姦情,你說的話確實也有些道理,謝晏深那隻腳敢踩到你的身上,他確實不是良配。毀了這樁婚事,也不是不可以。若是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就是你要準備好,到時候謝晏深會不會站在你這邊,為你擋風遮雨。"

秦卿緊抿著唇,秦故揉了揉眉心。語氣略略緩和了幾分,說:"有什麼問題,直接找我。"

說完,他便自顧上了樓。

秦卿閉上眼,緩和了一下情緒,起身回房。

既然到了這個地步,秦卿隻能先妥協,從長計議。

誠如秦故所言,事情若是不管不顧的鬨開,謝晏深絕不會站在她這邊,到時候秦家的人要把她弄走。謝晏深也絕對不會放任她在這裡胡鬨。

諸事不順,秦卿夜裡吃了顆安眠藥才入睡。

第二天,還是何媽給叫醒。

她換了衣服,連妝都來不及化,早餐也隻能在車上吃。

秦故倒是不介意,她三兩口吃完,然後簡單上了個妝,遮掩幾分憔悴之色。

秦故的公司在傳媒行業,位列第十。

春節檔最火爆的那部電影,榮登國內票房第一,便是秦故公司投資出品的。賺了一筆,公司股價一路走紅。

秦故給她安排的崗位是個閒職,跟後勤差不多,而且她隻需要覈對一下數據,簽個字就行。

每天八個小時,不需要加班,也不用應酬。

秦故還專門給她安排了司機,晚上若是他要加班應酬,就讓司機送她回家。這就是變相監控。

秦故是把她掌控在了眼皮子底下,讓她絕了再去見謝晏深的心思。

在傳媒公司上班,有一個好處。便是訊息靈通,各種訊息。

由著她是在後勤部,稍微滯後一點,若是在資訊部門,那就能掌握住第一手資料。

她當鹹魚的第三天,一早來公司,辦公室裡就有人討論山河村的事兒。

有小道訊息傳出來,山河村坍塌中殞命的那個,小孩其實是自己摔死的,當時他們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又怕承擔責任,是以小孩的父親想了個法子,偷偷的毀壞了承重牆,造成了坍塌。反正之前也發生過小型的坍塌事件,再來一次也無可厚非,如此還能跟茂達狠狠敲上一筆。

他們就這一個兒子,超生了三個才生下來,罰款發了不少錢,家裡實在窮,還欠著錢。

人到了絕境,真的什麼都乾得出來。

這小道訊息傳的言之鑿鑿,是真是假還有待考證。

秦卿聽著,隻覺得一陣惡寒,這些人,竟然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把白的整成黑的。果然是目無王法,作惡多端。

……

謝晏深從裕德鎮離開,轉道去了青山寺。

跟和尚論佛唸經,本想著靜心,冇成想惹了老和尚不快,冇住幾天就把他趕下山,說他心思不純,慾念深重,暫時不適合住這裡。

謝晏深本還想去清風觀,跟老道清修,但嫌棄折騰,便回了南城。

他一下飛機,就被一群記者堵了個結實。

摻和在其中的,還有個秦卿,她胸口還掛著工作證,死命的往前擠,企圖擠到謝晏深跟前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