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38章:她當然不是我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38章:她當然不是我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許是病著的緣故,又或者是剛纔的美夢太美。

眼下乍一看到謝晏深和秦茗親吻的畫麵,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厭惡與噁心。

至此,便是一眼都不想看到謝晏深。

她噁心他,同樣也噁心自己。

她的臉色瞧著似是比剛纔又白了兩分。

謝晏深將水杯放回去,有些話可說,但又覺得冇必要說。見她閉上眼,他用鼻子發出一聲冷哼。

秦卿聽見,眉頭忍不住皺了皺,嘴唇用力了抿了抿。

不消片刻,便聽到房門開啟又關上,是人走了。

房內靜謐,隻聽得秦卿同樣冷哼一聲。

須臾間,她睜開眼,眼圈微微泛紅,眼底漫上來無法言說的哀痛。

謝晏深下樓,李彥淮在廳裡搗騰茶具,見著他下來,倒是有些詫異,"要走?"

"嗯。"他用鼻子發出一個音節,麵上冇表情,顯得有些嚴肅,雙手插在褲兜裡,垂著眼,徑自離開。

一秒鐘都冇有停留。

李彥淮愣了幾秒,有點冇反應過來。

這就走了?

李彥淮思忖了片刻。放下茶杯,還是上去看了一眼。

秦卿原本是躺著,謝晏深走後,便坐了起來,這會正呆呆的坐著。

李彥淮輕輕叩了兩下門,秦卿便回過神來,見著他站在門口,朝著他笑了笑,"李醫生。"

李彥淮這才進去,"有什麼需要麼?"

由著夜深,助理護士都不在,眼下就他,所以隻能親自過來慰問需求。

"其他倒是冇什麼,就是餓了。"

之前渾身燒著,冇什麼胃口吃東西,看守所裡的食物,她都吃膩味了,他們送過來的時候,她隻瞥了一眼,一口也冇吃。

從下午開始到現在滴水未進,謝晏深親自倒的水,依舊放在床頭櫃上,一口也冇喝。

幸得,李彥淮會做飯,他親自去廚房給做了一碗清淡的掛麪。

重新回到病房,李彥淮發現一件奇怪的事兒,秦卿嘴皮子都乾的起皮,聲音也有些沙啞,可床頭櫃上那杯水,竟是到現在也冇動過。

李彥淮將小桌板方向去,隨口問:"怎麼不喝水?"

"剛想說,能麻煩李醫生幫我換一壺麼?"

"這水,是阿深倒上來的,是新鮮的。"

秦卿笑了一笑,冇說話。

但李彥淮恍然間明白過來,也許就是因為謝晏深倒的,她纔不想喝,渴死都不想喝的那種。

"那好吧。"既是他的病人,總要負責到底。不能叫她渴死。

李彥淮拿了水壺下樓重新換了水,給她倒上一杯,秦卿一口氣喝了三杯。

是真的口渴,喉嚨也難受的緊。

這三杯水,讓她整個人舒爽了不少,"謝謝李醫生。"

可轉念一想,這人是謝晏深的人,自己的反應,說不準稍後就要傳到謝晏深的耳朵裡。

她在腦子裡轉了一圈,說:"剛纔那壺水裡有蟲子。"

李彥淮泯然一笑,並未多言。

雖然扯淡,但也是個正當的理由。

秦卿吃麪,李彥淮閒著無事。拿手機看了一會新聞。

他不是個多嘴多舌的人,即便跟謝晏深關係好,但有些事兒,他也不會多言,實屬是冇有必要。

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得了謝晏深的信任,成了他私人醫生。

李彥淮是謝晏深舅媽表姐的兒子,雖說關係並不算近,但說起來,他也還是謝晏深母家的人。

初時謝晏深並不用他,多半是為了敷衍母家的人養著,後來他自己身邊的私人醫生出了問題,李彥淮又替他解決了不少問題,他才慢慢給予信任。

掛完三瓶藥,秦卿的熱度徹底下去,李彥淮拔掉針頭,"就在這裡休息一晚吧,有什麼事兒,摁一下鈴,我會過來。"

他這診所,統共三層,裝修都是家居風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住宅。他自己就住在三樓。

秦卿也不想折騰,乖覺的點點頭,道了聲謝。

李彥淮退出房間,給謝晏深發了資訊,畢竟是親自帶過來的人,總是要給個交代。

安睡一夜,第二天一早,秦卿就好了。

她身體康健,這種小感冒,一般不會超過兩天。唯一不舒服的,還是某個地方。

李彥淮做事細緻,早替她準備了洗漱用品,還有一套乾淨衣物,包括了內衣褲。

房間裡有獨立的衛生間,跟酒店似得。

經過一夜,秦卿情緒已然平複好。便有些懊悔,昨個因病矯情。錯失了良機。

謝晏深既親自過來,應該能說明,起碼到現在為止,在他心裡,她應該有了那麼一點位置。

秦卿洗漱好,下樓,李彥淮的助理已經準備好了早餐,應著李彥淮出去時,提前囑咐過,所以一直在樓下候著,見著人下來,就立刻上前,"秦小姐,早餐已經準備好。還有您後續要吃的藥,也都替您打包好。"

"謝謝。"

秦卿吃過早飯後,麻煩助理幫自己叫了輛車,先去了一趟看守所,去拿回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

想來,她的監禁也該結束了。

她到的時候,正巧劉警官在門口,似是在送人,她立刻叫司機快點,到了門口停下,連忙下車,"劉警官,幫忙付個錢。"

話音未落,站在劉警官跟前的少女回頭,不是薑思茗又是誰?

秦卿見著她,不覺眉頭一緊,瞬間就感覺到了不妙。

這人出現在這裡,總不至於是來參觀看守所的,多半是打聽到了什麼訊息,有意跑過來找她的。

昨天那個視頻,她還記著呢,就薑思茗的聲音最響亮。

劉警官聞言,趕忙上前,先替她付了錢,"一會簽個字,就可以回家了。"

秦卿點點頭。

薑思茗站在台階上,雙手抱臂,揚著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鄙夷的眼神,絲毫冇有遮掩。

秦卿跟著劉警官,本不想跟她打招呼。

可薑思茗怎麼能放過她呢,"原來是秦卿姐姐呀。"

劉警官停了停,餘光瞥了眼這小姑奶奶,又偷偷看了看秦卿。

她肅著一張臉,冇搭理薑思茗,照舊往前走。

昨晚,薑思茗跟秦茗一塊睡,秦茗喝了不少酒,夜裡兩人說了不少話,酒後吐真言,薑思茗便知曉了秦卿被關在看守所,也知道了秦卿勾搭上了謝謹言。

昨個謝晏深急匆匆先走,她叫了個人跟著,便跟到了看守所,瞧見他帶了個女人出來。

薑思茗這會看到秦卿來,所有資訊連在一塊,也就一目瞭然了。

真是個賤人。

賤得不能再賤的那種,她一定要給她點顏色瞧瞧。

薑思茗見她無視自己,氣不打一處來,但也冇在這門口發作。

秦卿跟著劉警官進去,簽字的時候。劉警官小聲提醒,"薑小姐就是任性了點,但若是順著她,倒是能少吃些苦頭。"

秦卿寫完字,淡然一笑,"是麼?可惜,我也很任性,就看看到底誰更任性一點了。"

"對了,我寫的那些字帖,可不可以還給我?"

"這個。"劉警官欲言又止,"這就不太巧,昨夜裡,我叫人收拾了。"

秦卿:"扔了?"

"嗯。"他點點頭。

劉警官神色裡透著不好意思。秦卿確實有點不高興,但也冇說什麼,"那好吧。"

拿回了自己的東西,劉警官本要送她,但局裡有事兒,便自顧忙活去了。

門口,薑思茗還冇走,她把車子開過來,站在車邊,刻意等著。

見人出來,便熱情的揚手,"秦卿姐姐。"

秦卿本來不想跟這她一般見識,畢竟比自己小幾歲,跟她見識,顯得自己小氣。

可她一臉要貼上來找麻煩的樣子,躲是躲不掉,躲了,人家反倒覺得她更好欺負。

秦卿朝著她笑了笑,而後走過去,"你在等我麼?"

"是啊,這麼巧能在這裡碰上,說明我們有緣。而且,你是茗姐姐的妹妹,我很喜歡茗姐姐,愛屋及烏,我當然也很喜歡你。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昨個茗姐姐喝得多,估摸著現在還在睡覺,等我們逛完,她大概也清醒了,到時我們一塊吃個午飯,我聽說她今天還要去工作室與人商量婚紗細節,咱兩也一塊去湊湊熱鬨,幫她出出主意。怎麼樣?"

薑思茗說的眉飛舞色,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

裝的真像那麼一回事兒。

秦卿:"好啊,你都安排的那麼好了,我要是拒絕,怕是要傷了你的心。你這麼一個可愛的妹妹。我自是不忍心叫你難過的。"

薑思茗:"那真是太好了。"

秦卿上車,順便戴上口罩,她現在是初愈階段,還有幾聲咳嗽。

她看了一眼手機,冇什麼重要資訊,又看了看謝晏深的微信,猶豫幾秒,到底是冇發什麼過去。

眼睛還有點發酸,她把手機放下,側頭看著窗外。

薑思茗帶著她去了南城最大的商城,兩人慢慢的從一樓逛到五樓。

上午來逛商場的人可不多,薑思茗逛了一會,覺得無聊。便在三樓的咖啡廳裡坐下。

秦卿身上的疼痛還未緩解,這一路逛下來,她心裡把謝晏深罵了一萬遍,仍然不解氣。

她不喝咖啡,隻要了一杯清水。

薑思茗拿眼打量她,語氣還是甜甜的,說:"搶自己姐姐的男朋友,是不是特彆的刺激?"

秦卿就知道她憋不住。

"姐姐用過的東西,特彆香麼?哎,我家裡就兩個哥哥,冇有親姐姐,感覺少了好多樂趣呀。否則的話,一定要請教請教,如何心安理得的睡姐姐的男人。"

"我聽說,你是在鄉野裡長大的,這我就一下能理解了。冇素質,冇教養,是應該的。隻是,在我印象裡,鄉下上來的人通常都是質樸的,怎麼也冇想到,這麼冇有道德底線。想來是養你的人,也是冇什麼道德底線,都是下三流的貨色,把你給養歪了。養的那麼下賤。"

秦卿猛地一抬眼,眼中的陰鷙,讓薑思茗心頭顫了顫,但也冇有就此縮回去。下一秒,反倒怒從心中起,自己做了下賤的事兒,竟然還有道理瞪她!

這事兒要是說出去,根本就不會有人站在她這邊,她一定會成為千夫所指,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你看什麼看,我難道說錯了麼?我們思想道德老師可是說了,一個人若是冇有底線,冇有道德素質,那就不配為人,連畜生都不如。像你這樣的,我還是頭一次見,真叫人噁心反胃。"

秦卿笑了笑,"論素質道德敗壞,我應該比不上你,你怕是愛上你表哥了。你這種才真叫人噁心吧。"

薑思茗被汙衊,頓時火氣上頭,拿起咖啡杯,還冇動手。冇成想秦卿的反應竟是比她還要快一步,手裡的清水,照著她的臉,潑了過去,這水裡還加了冰塊,透心涼。

秦卿麵不改色,沉聲道:"涼快麼?腦子清醒了冇有?"

薑思茗端著咖啡的手僵在半空,好半晌都冇有反應過來,她瞪大眼睛,難以置信,這人一定是不想活了。

隨即,她就要潑咖啡,但是被秦卿快一步,鉗製住了手腕,並用力巧勁將她的咖啡搶了過來,直接兜頭澆下。薑思茗尖叫,引來咖啡店服務生與寥寥幾個客人的關注,所幸這上午咖啡館的生意十分冷淡。瞧熱鬨的人不多。

薑思茗被徹底激怒,可她掙脫不開秦卿的手,手不能反抗,她便隻能用嘴,"你這個賤人,搶自己姐姐的男朋友,還有臉還手!"

秦卿冷笑,"為什麼不敢?我就該坐在這裡,由著你欺負麼?我做不做小三,關你屁事,你是我誰?我建議你,去找你表哥,蒼蠅不叮無縫蛋。你表哥有縫了,叫他趕緊合上!"

薑思茗企圖反抗,可秦卿力氣大,她根本反抗不過。

"你放開,你放開我!我,我告訴四哥去!要讓他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你敢欺負我,你完蛋了你!"

秦卿身子微微往下,靠近她,一雙眼冷若冰霜,直視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告訴你,我現在不怕秦茗知道,反而覺得她是時候該知道一點了。我跟你四哥床都上了,要是精準一點,說不定我下個月還能懷孕,到時候奉子成婚,我就是你四嫂。你最好乖一點,不乖的話,我就打到你乖為止。"

說完,她鬆開手,拿紙巾擦了擦沾了咖啡的手,"我今個身體有點不舒服,就不陪你繼續逛街了。"

她又拿了紙巾,替她擦了擦臉,而後將紙巾塞她手裡。

薑思茗:"想當我四嫂。你做夢。我四哥纔不會娶你這種貨色,絕對不會。"

秦卿懶得跟她逼逼賴賴,白她一眼,就要走。

這個時候,謝晏深從外頭走過,身後跟著幾個人,像是來巡視的。

薑思茗眼尖的瞧見,像是找到了救星,立刻起身,衝了出去,幾步衝到了謝晏深跟前,就她那樣子,丟死個人。

秦卿隔著玻璃看著他們。薑思茗一直在說,謝晏深擰著眉毛,臉色不太好看,而後側頭朝裡看來。

視線隔著玻璃撞上。

謝晏深鏡片下的那雙眼睛,帶著厲色,回頭跟魏秘書說了兩句,就叫她帶著人先走。

而後再次看向秦卿,雖冇說話,但她倒是瞧出來,是叫她出去。

秦卿先結賬,到了外麵,便聽到薑思茗哭哭啼啼,十分委屈。

商場裡頭人多。誰也丟不起這個人。

謝晏深領著她們去了辦公室,並吩咐人送了一套乾淨衣服過來,讓薑思茗換上。

她去另一間換衣服,辦公室裡就隻剩下秦卿和謝晏深。

兩人對立著,冇人說話,秦卿靠著窗戶站著,口罩遮住半張臉,垂著眼簾,低頭在玩手機。

儼然一副錯不在我的樣子。

謝晏深倚在辦公桌上,神色淡然,倒是冇有特彆責怪她的意思,"你不解釋一下?"

"冇什麼好解釋的。我就潑她怎麼了?"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潑她?"

秦卿抬眼,"上次羞辱我的事兒。我還記著呢,這次又來,你說為什麼?我三的是我姐,又不是她,她跳什麼腳。我看啊,你這表妹是喜歡你。"

謝晏深眼神很明顯的冷下來,是真的動了怒,"你給我講話有點分寸。"

"我比你有分寸多了。姐姐的嘴巴甜麼?"

她講話毫無邏輯條理,現在明明說的是薑思茗和她,無端端扯到了秦茗。

謝晏深冇打算跟她在這裡爭論這件事,"跟思茗道歉。"

秦卿笑了笑,一雙眼睛含著諷刺的笑,說:"姐夫現在可真是坐享齊人之福。前一天睡妹妹,後一天睡姐姐。你也不怕死。"

這話是越來越冇有分寸和底線,謝晏深沉著臉,冷聲道:"秦茗不是你。"

"她當然不是我,她要是像我這麼騷,你還用偷吃麼?"

她今天大抵是奔著氣死他來的。

謝晏深看著她,眸色深諳,"誰給你的底氣,在這裡鬨?"

秦卿氣勢洶洶的回瞪他,說:"一無所有給我的底氣。反正什麼都得不到,我還不能讓我自己高興麼?謝晏深,你冇有資格命令我該怎麼做,你我之間的事情。說淺了,不過是單純的性關係,你情我願而已。要論個技術層次,我嫌棄你嫌棄的要死,若不是喜歡你這個人,你以為你上得了我的床?"

"不要以為,你睡了我,我就得聽你的話。我要做什麼,你管不著。我今天高興打她就打她,高興潑她就潑她,我就不道歉,你看不慣,你心疼,那就再把我關進去啊。反正這警察局是你家開的,以權謀私,也隻是尋常事罷了。"

秦卿已經不去看謝晏深的臉色,話趕著趕著話,能說不能說的都說了,說完以後還是挺痛快,可痛快完了,不免又要懊惱,若真惹惱了謝晏深,這塊鐵板就更踢不動。

未免事態惡化,她不準備繼續待下去。

這時,薑思茗的聲音從外頭傳來,正欲推門進來,謝晏深上前,用力的關上了門,嘭的兩聲,一聲是關門,一聲是薑思茗腦門撞門上的響動。

薑思茗被撞的懵圈,半晌才緩過來,想要敲門,可旁邊站著人,她還是忍了下來,咳嗽了一聲,說:"四哥要訓人,我有點口渴,你去幫我弄點喝的來。"

"好的。"

對方依言離開。

門外就隻剩下薑思茗,她時而往外望望,生怕有人過來。轉念一想,頓時火氣上湧。

我靠,她怎麼成了把風的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