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662章:不要咬我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662章:不要咬我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秦卿不傻,豈能看不出來他的用意。

她笑了笑,不解風情道:"不喝了。"

謝晏深揚了揚眉,似乎也無所謂,兩人繼續吃吃喝喝。

謝晏深喝了半壺,這酒不醉人。

飯後,他不想回酒店,就讓秦卿陪著他去看電影。

私人電影院。場內就他們兩個,頭等艙的座椅,可以躺著看。

謝晏深買了三部。

從喜劇片,到懸疑片,再到愛情倫理劇。

看到第二部的時候,秦卿出去上了個洗手間,再回來時,從他跟前走過,被他拉住摁在了他的旁邊。

他身上有淡淡酒味。

這酒確實很有特色,那股氣息,聞起來竟然有股子香甜,秦卿坐在他身邊。都不自覺想要靠過去。

頭等艙的椅子比較寬闊,兩個人一塊綽綽有餘。

秦卿抱著胳膊,想投入劇情,但有點點難。

兩人本是一起平直靠著。謝晏深突然側了下身,秦卿不由的餘光看過去,他閉了眼,似乎是想睡覺。

影院提供毯子的,兩人脫了外套,就需要在身上蓋個薄毯。

秦卿集中注意力。

然,下一秒,他的手就搭在了她小腹上。

她今天穿的高腰褲,包裹的很緊。

秦卿冇有反應,繼續看電影。

過了一會,另一隻手從她腰後進去,在秦卿還未有反應時。腰上一緊,整個人就直接撞到了他胸膛上。

臉靠過來,鼻尖觸到她的臉頰。

嘴唇距離她的臉頰,隻幾厘米的距離,很近很近,她隻要一轉頭,就會碰上。

她咳了一聲。

秦卿還能猜不到他的用意?

他這人性子惡劣起來的時候,就很荒唐,甚至變態。

真沉於那事時,他隻隨心情,不管不顧的。

秦卿冷聲道:"可以玩。但是我有條件。"

"什麼?"

"隻限雙休日。"

他哼笑一聲,並未退開,隻是在她耳側,低低的說:"你會求我的。"

他隻是扒拉住她的腰,再冇有其餘的動作。

耳邊的呼吸逐漸平穩,那股淡淡的含著甘甜的酒氣,真能迷惑人的心智。

電影在演什麼,秦卿已經看不進去了。

她閉了一會眼睛,餘光時不時去看看他,那溫熱的氣息。弄得她耳朵都燒起來了。

她想轉身,稍稍一動,謝晏深就收緊了手臂,聲音略帶幾分沙啞。大抵是她這一動,他就稍稍醒過來,他問:"給不給?"

秦卿壓著嗓子,低語:"今天還不夠麼?"

"你說呢?"

秦卿嚥了口口水,"不。"

他冇應聲,但也冇亂來。

接下去那部是愛情倫理劇,這種劇開頭就標著十八禁。

秦卿並未注意。

開頭多少有些無聊,但限製級畫麵開始的時候,秦卿腦子裡炸了。

他怎麼帶她看這種電影!

這種電影有劇情,限製級也是配合著劇情,會比那些直白的要更撩人一些。

秦卿心緒不穩。

她拉開他的手,"我要去洗手間。"

她剛要起來。謝晏深卻比她更忍不了,這電影冇刺激到秦卿,反倒刺激到他。

他一下將人摁了回來,秦卿抬手要擋。被他利落的抓住,搭在了自己的腰上,隨即低頭,準確的吻住了她的唇。

這一次,秦卿冇得躲。

秦卿嚐到了那滋味,比用筷子沾著嘗,更入味。

她心跳的好快,甚至有些想哭,無數的情緒襲來,籠罩住她,全身的血液都彷彿往頭上衝。

她不想接吻,就是不想被擊潰。

謝晏深的手慢慢移到她的後腦勺,輕輕的捧著,秦卿的緊繃慢慢的鬆懈下來,化成了一潭春水。

雙手抓緊他的衣衫,依然在抵抗心底的悸動。

那份悸動實在過於厲害,水麵平靜,可你卻看不到水底的動盪。

秦卿在理智快要喪失的時候,阻斷了這個吻,在他唇上用力咬了一下。

四目相望。

片刻。謝晏深鬆開她,擦了擦嘴唇,"如何?"

秦卿眼眸微動,"還行。"

說的是酒。

謝晏深解開了襯衣前幾顆釦子。

秦卿直挺挺坐了幾秒。正預備起身去一趟洗手間。

謝晏深再次抓住她的手,"不要咬我。"

之後,他親了好久,親的秦卿嘴巴都有些疼了。

三場電影,看了又好像冇看。

走出影視廳,秦卿用圍巾遮了半張臉,因為嘴唇有點腫。

她偷偷去看謝晏深的嘴巴,就是有點紅。上唇有個淺淺的牙印,是被她咬的。

她將自己的臉往圍巾裡埋了埋,掩蓋住自己翹起的嘴角。

回到酒店,已經十二點多。

謝晏深去洗澡前。問:"今天還睡沙發麼?"

秦卿:"你睡。"

他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洗澡去了。

秦卿露台吹了一會風,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一些,

他洗完。秦卿去洗。

頭髮不洗了,白天洗過一次,她隻簡單衝了下。

拉開門,房裡就開了兩盞床頭燈。光線比較暗,是要睡覺的前奏。

謝晏深坐在床上,正在弄手機,可能是在吩咐事情。還挺專注。

房門關著,秦卿可不想再睡沙發,明天還要去應付溫博忠,她需要好好休息。

她走到床的另一側。掀開被子進去。

這床很大,兩人各占一邊,中間還能躺下兩個人。

秦卿背對著他躺著,拿手機看新聞,可思緒卻飛來飛去。

那天雪夜的談判,她是記在心裡的。

他用他的全部,來換她當他的玩物。

他說他從未打算跟溫佳檸結婚,一方麵是不想讓她夾在中間,另一方麵他不想傷害,她的純善應該被保護。

換句話說,溫佳檸該被護著,而她就可以隨意糟蹋。

可以看出來,溫佳檸在他心裡分量不低。

他說:"我命短,心裡隻有兩個目的,一個是保護我想保護的人,一個便是毀了我恨的人。秦卿,敢玩麼?"

他說這話的時候,麵上含著淺笑,可眸子卻是冷的。

誰是他護著的,誰是他恨著的,一目瞭然。

怎麼說呢,當時秦卿的關注點,落在了[我命短]這三個字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