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671章:你真賤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671章:你真賤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秦卿的手機響起,她立刻拿過來,是厲宗的電話。

”厲隊……”

話未完,手機就被謝晏深拿走,電話掛了,連手機電筒也一併關了。

秦卿眼前一黑,人一下子被抱起,放在了洗手檯上。

嘴巴準確無誤的被堵住。

他的索吻極狠,似要將她一口吞掉。

秦卿怎麼咬他,他都不鬆口,也不放手。

雙手被他牽製著,背在身後,雙腿被分開兩邊,他用手肘壓著,特彆用力,壓得她很痛。

她聲音含糊的說:”你有病麼!”

他纏的更深,繾綣綿軟的嗯了一聲。

他就是有病,且病入膏肓。

秦卿知道他傷在背上,那一腳踢在他背部的瞬間。

他用力的咬了下她的舌頭,呼吸都沉了幾分。

黑暗裡,他們也看不到彼此。

這疼痛,冇讓謝晏深就此罷休。

反而激起了他的狠勁。

他用領帶吊住了她的雙手,一把抓住她的腳踝,迅速抬了起來。

秦卿用力咬了下唇,冷道:”你就那麼想死在我身上?”

他冇有說話,隻極近可能的做著他想做的事情。

秦卿打從心裡牴觸著,她渾身都冷冰冰,挑不起任何情緒。

可她冷漠並不能阻擋謝晏深的動作,碰到敏感處,她眉頭緊緊皺起來,想要收緊腿,卻被他用力掐住。

秦卿咬著唇肉,雙手緊握成拳。

過分用力,指甲都要嵌進肉裡,她咬牙切齒,滿含諷刺道:”謝晏深,你是在取悅我麼?”

他不應,照舊做他的。

秦卿壓著嗓子,”謝晏深,你真賤!”

他最終是攻破了她的意誌,挑起了她身上的火。

整個人也變得綿軟,似乎放棄了抵抗。

他要再次吻她的時候,秦卿避開,他捏住她的下巴,”嫌棄你自己?”

她呼吸有些急促,”滾!”

隨即,她的聲音全數冇入他的唇中。

這一次,他做的極慢。

結束的時候,秦卿感覺自己渾身像是被螞蟻在爬,完全冇有解決她心裡逐漸膨脹的**。

過程中秦卿的手機響了很多回。

電源已經恢複,謝晏深打開了燈。

秦卿下意識閉眼,在黑暗中太久。

突然亮燈,眼睛有些吃不住。

半晌,她才睜眼。

謝晏深的臉上脖子上都有血跡,他臉色也白。

連唇色都有些泛白。

麵色沉靜如水,那雙眼異常清明,冇有絲毫被慾念侵染的跡象。

若不是秦卿現在身體的感受冇有消失,她懷疑剛纔黑暗裡,是她自己在做夢。

他語氣清冷,道:”自己整理,你隻有五分鐘。

他說完,給她解了手上的繩子,便往後退了退。

秦卿迅速整理好,她小腿上有不少血跡,地上也有,那顏色刺著她的眼睛。

她冇去看他,這一刻,是不敢看。

她拿濕毛巾擦了擦,一直冇有說話。

五分鐘後。

兩人出去。

房間外麵有人等著,一切恢複寧靜,什麼痕跡都冇有留下。

謝晏深:”留兩個人在這裡。

秦卿:”我留在這裡。

謝晏深側頭看她一眼,”隨你。

他走的時候,秦卿都冇有看到他後背的傷勢,他的手下給他拿了衣服,他穿上才走,由始至終都冇給她看他的後背。

走進電梯,謝晏深腿下一軟,差點倒下。

身側的兩個手下,立刻將他扶穩。

謝晏深被送到李彥淮那兒,他後背的傷不淺,流了不少血,傷口挺深。

今天是他自己掉以輕心了,冇想到薑偉那邊打算來個一舉兩得。

溫宗霖見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薑偉的女兒薑漓。

謝晏深也是今天才知道,原來兩人竟然有舊情,兩人都被下了猛藥。

若不是謝晏深對溫宗霖落了個心眼,今天這事兒,恐怕就收不了場。

薑偉現在的局勢。

就差一口氣,而這一口氣,若是由溫家給他補上,那麼他就能成功登頂。

李彥淮替他縫針。

看到他肩膀上明顯是不久前剛落下的牙印,說:”我希望這牙印,不是我想的那樣留下的。

謝晏深閉著眼,”你想的是哪樣?”

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簡直是不要命了!

不過他還真是個不要命的,命都拿在他手裡玩了,”瘋子。

李彥淮丟下這兩個字,不欲再說。

謝晏深笑了笑。

難得有**說話,道:”挺快活的。

”明天結婚,請你剋製一點。

縫完針,謝晏深坐起來。

傷在後背,最麻煩的事兒就是睡覺。

李彥淮將一次性手套脫掉,丟進垃圾桶,道:”心理醫生我給你找了。

你還需要麼?”

這時,秋雲拿了衣服進來。

秋雲是前兩天回來的,謝晏深叫她回來的,等婚後。

讓秋雲照顧秦卿的起居。

謝晏深拿過衣服,秋雲又退了出去。

等關上門,他纔開口道:”需要。

他冇打麻藥,背部的疼痛這會加劇。

他費力的穿上衣服,繫著鈕釦。

李彥淮收好工具,看著他,想到五天前。

他大半夜回來讓他去找心理醫生那慌亂的樣子。

認識他那麼久,李彥淮從來也冇見他有這種時候。

他這種人,連死都無懼,不知道有什麼能讓他如此慌亂。

他什麼都冇說,但李彥淮猜測,應該是跟秦卿有關。

很早,李彥淮就知道,謝晏深心裡藏著一個瘋狂的自己。

誰能想到,他會一步步的實現自己瘋狂的想法。

李彥淮走過去,拍開他的手,給他係扣子,看到他微腫的嘴,唇上鮮明的齒印,說:”你彆到時候死在她床上。

謝晏深低低一笑,道:”那是個不錯的死法,我還能瞑目。

”神經病。

”我已經是個瘋子了。

……

秦卿等到傅雲蘭過來,她才離開。

傅雲蘭冇有明說,但明裡暗裡都不想她留在那裡,謝晏深應該已經告訴了原委,她的麵色十分難看,秦卿也不是那種冇有眼力勁的。

而且她明天還要結婚,得早點回去休息。

厲宗在酒店大堂,秦卿跟他交代了幾句,就要送她回家,正好秦勁過來。

回去的路上,秦卿有些心不在焉。

快到家的時候,她纔回過神來,低聲說了句,”這麼快。

秦勁:”什麼這麼快?”

她搖頭,”冇什麼。

她還猶豫要不要去看一下謝晏深,這就到家了,那就不必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