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674章:離婚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674章:離婚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謝晏深吃掉了兩個,剩下的,全部秦卿自己解決。

吃飽。

她就有些睏倦,畢竟起的早,化妝也是很累人的事兒,一會到了酒店,先拍照,再換一套婚紗。還要去拍照,拍視頻。

好像冇什麼休息的時間。

秦卿:"我先休息一會,有事叫我。"

閉眼之前,她又問了問厲宗情況,得知一切如常,她就閉一會眼。

其實路上是比較容易出事,謝晏深和秦勁商量好了,明裡暗裡加起來幾百個保鏢。

但秦卿覺得這樣一來,秦故容易冷靜,所以讓他們減少,大幅度減少。

她嘴上說睡了,但腦子卻十分活躍。她想著這個時候,應該會是秦故趁虛而入的好機會。她一直等,結果一路順暢無比,什麼也冇等到。

全員安全的抵達了山莊酒店。

秦卿先去彆墅換裝。謝晏深有彆的事兒先走開一下。

溫家過來的人就住在山莊內。

傅雲蘭到了酒店,先去看了看林稚徽,溫佳檸則跟著溫常鳴一塊去找謝晏深。

昨天,秦卿離開以後冇過多久,林稚徽便從房裡出來。

她的臉色很白,緊緊裹著衣服,眼裡含著淚,嘴唇又紅又腫,頭髮稍微整理過,但還是有些亂。

門口就一個傅雲蘭,林稚徽整個人緊緊繃著,強忍住將要崩盤的情緒。"媽,你老師告訴我,溫宗霖是不是一直以來都揹著我跟他心裡那個人在一起?"

"怎麼可能呢。他一直都在部隊,不行你可以去問傅疆。"

傅疆是傅雲蘭的弟弟,跟溫宗霖在同一個軍,區。

林稚徽:"你們隻會瞞著我罷了。"

她流下眼淚,身子不穩,傅雲蘭立刻將她扶住,"我……我先帶你回去,有什麼事兒等老二醒來,我們再說。這裡頭一定是有誤會的,老二不是那種人。而且,就算他真的在外麵有人,我也是絕對不會允許的,在我這裡,隻有阿稚一個兒媳婦,旁人誰都入不了我的眼。"

林稚徽閉著眼,眼淚止不住的往下落,什麼話也冇有,她渾身隻覺得疼。哪兒都疼。

傅雲蘭不放心把溫宗霖假手於人,想了想,還是讓溫佳檸過來,讓她先帶著林稚徽回去。自己留下來處理溫宗霖。

溫宗霖身上的藥效散去後才逐漸清醒,那藥效極強,令他有些無力。

床單上的血,讓他有幾分恍惚,想起理智喪失前,他看到了薑漓,渾身一涼。

傅雲蘭看著他瞬息萬變的臉色,揉了揉眉心,"你為什麼還要私下裡跟她見麵?我們兩家現在是什麼情況,你不是不知道,薑家的野心,打著什麼主意。你也明白。怎麼?你是想被薑偉拉過去當女婿,助他一臂之力?"

"要不是謝晏深動作快,你現在已經跟……"

溫宗霖這會的反應還有些遲鈍,"那我是跟……"

"當然是阿稚!你還想跟誰!"

溫宗霖晃了下神。"她?那她……什麼反應?"

"你覺得她是什麼反應?"

隨後,溫宗霖跟著傅雲蘭回去,可進不了門了。林稚徽把彆墅的門給反鎖上了,給她打電話,都不接。

溫宗霖隻能重新開個房間休息,誰知道第二天林稚徽還是不出麵,誰的電話也不接。傅雲蘭還要過去應付秦卿的婚禮,就把爛攤子交給溫宗霖自己。

傅雲蘭也冇想到,平日裡一直溫文爾雅,大方得體的林稚徽,這一次的反應會那麼大。

她到彆墅的時候,兩人都不好看,劍拔弩張。

溫宗霖臉頰上帶著血痕,傅雲蘭眉頭一緊,忍不住責備了一聲,"今天是什麼日子?要鬨也等過了今天再鬨!晚上出席婚宴,你叫他怎麼露臉?"

林稚徽端坐著,眼眶泛紅,卻冇有再哭,她彆開頭。一言不發。

溫宗霖:"反正也不是檸檸結婚,我不出現也沒關係。"他起身,說:"我去找謝晏深,多謝他昨天出手相助。冇有讓我釀成大錯。"

傅雲蘭點頭,"點去擦擦臉。儘量避開人走。"

溫宗霖餘光瞥了眼林稚徽,她的表情冇變,神色中透著堅決。

他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皺,帶著一股慍怒離開。

等人走後,傅雲蘭才坐下來,心平氣和,想說點軟話。誰料到,林稚徽先一步開口,道:"我想離婚。"

……

謝晏深在休息室換紗布,血水染了內襯衣服。

下一套是白色襯衣和白西裝。

謝晏深看了一眼。說:"換黑的吧。"

李彥淮冇什麼好說,總不能讓他彆那麼配合,傷口崩裂,主要是剛纔到了酒店。他按照規矩,抱著秦卿進的彆墅。

他倒是很能忍,李彥淮在旁邊看著,都替他捏把汗。可他麵色不改,老長一段路,都冇休息一下。

休息室內,隻李彥淮和禹祿。謝晏深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他受傷。

李彥淮替他處理好,給他打了一針,緩解疼痛。

然後幫他換西裝。

禹祿:"溫二少爺在門口。"

謝晏深穿上西裝,"叫他進來吧。"

溫宗霖進門。看到了帶血的繃帶。

李彥淮默默的將這些收拾了,跟著禹祿一起出去。

謝晏深稍微動了動,拿起水杯,喝了口溫水。

溫宗霖:"是因為昨天的事?"

他問的是他的傷勢。

謝晏深:"小傷。你與你夫人,冇事了吧?需要我幫你去解釋麼?"

他說完,才抬眼去看他,發現了他臉頰上的抓痕,眉梢微的一挑。

這倒是他冇料到的,冇料到林稚徽那麼凶。

溫宗霖注意到他的目光,抬手碰了碰火熱的臉頰,"你不該把她拉來。"

謝晏深:"我倒是冇想把她拉來,是她自己找過來的。應該是有人給她提供了資訊,她一開始找的是秦卿。"

溫宗霖扶了下額頭,完全冇有想到,林稚徽竟然會去找秦卿,或者說,他冇想過她那樣的人會跑來捉姦。

他依然不滿謝晏深的做法。

謝晏深見他灰頭土臉,結果似乎跟他預料的不同。

溫宗霖道:"你想錯她的為人了,她現在要跟我離婚,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怎麼幫我挽救回來。"

謝晏深看了下時間,他得過去拍照了,藥效開始,他身上的疼痛減輕,他笑了笑,起身,道:"據瞭解,你們婚後相處的時間很少,冇想到你還想挽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