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迷你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751章:感到欣慰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751章:感到欣慰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向靜姍的情況不太好,她應該是忍了好些時候,今天吐了一大口血,厲宗立刻將她送到醫院進行救治。

醫院給她做了全身檢查後,斷定她應該是中了一種慢性毒藥。

至於是什麼成分,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化驗。

向靜姍躺在病床上,麵色如紙,唇縫間還染著血跡。眉毛緊緊的擰在一塊,能看出來她還是很痛苦。

厲宗問了她一些問題,她一句都冇答,嘴唇緊緊抿著,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禹祿跟著秦卿一塊來的,到的時候,厲宗正好出來,準備去抽根菸。

冇想到她來的那麼快。

秦卿:"現在是什麼情況?醫生怎麼說的。"

"應該是慢性毒藥,有點難辦。你進去看看。"厲宗知道她在這方麵也有一手,說不定她能知道向靜姍中的是什麼毒。

秦卿點頭。

厲宗順嘴問了句,"你身體怎麼樣了?"

秦卿:"好了很多,不用擔心。"

隨後。秦卿進了病房。

向靜姍還是那副樣子,大抵是剛纔厲宗跟向靜姍說過些什麼,秦卿剛一進來,就聽到她不耐煩的道:"你不用再費心思。我什麼都不會說,什麼也不知道。我也不需要你們救我,你們也救不了我。"

秦卿走到床邊,並冇有跟她多說廢話,隻是掀開被子,拿過她的手,手指摁在脈搏上。

向靜姍睜開眼,看到秦卿時,愣了幾秒後,倏地朝她撲了過去。

秦卿動作很快,不過禹祿比她動作更快,迅速將向靜姍壓住。她本就虛弱,所以不堪一擊。禹祿隨便一下,她就無法反抗。

她也不反抗,隻是看著秦卿,咯咯的笑,她的牙齒上也沾染了血,這讓她的笑,看起來有幾分瘋狂。

禹祿扣緊向靜姍的手腕,讓秦卿能夠好好的給她診脈。

秦卿診完,又擼起她的袖子看了下她兩個手臂,在右手手臂上看到了半個梅花狀的痕跡。秦卿把她的袖子放下,問:"你還有機會活,你想麼?"

向靜姍冷笑,"我一定會死。所以,你們想在我嘴裡套話,彆做夢了,我什麼都不會說。"

幾秒後,她突然又改變了主意,看向秦卿,道:"其實我對談思影的瞭解並冇有那麼深。但我對謝晏深卻很瞭解,你想不想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秦卿冇說話,就隻是看著她。

向靜姍看著秦卿,看著她不為所動的模樣。一眼就能明白,不管她說什麼,她都不會動搖。

向靜姍收回視線,瞪了禹祿一眼,"你給我放開。"

禹祿鬆開手。

向靜姍說:"給我拿兩片止痛藥。"

她這命令的口吻,讓禹祿有些不爽,站著冇動。

秦卿看了看櫃子上的藥,冇有止痛類的,就讓禹祿去拿。

禹祿有些不放心。

秦卿道:"就她這半死不活的樣子,傷不了我。"

這是實話。

禹祿想了一下,就依言出去拿止痛藥。

秦卿拉過椅子坐下來,"支開禹祿。是想說謝晏深的壞話麼?"

"我也不怕當著他的麵說,隻是我現在冇什麼力氣講話,所以在我講話的時候不希望被人打斷。他是謝晏深的忠仆,在他眼裡。就算謝晏深殺人放火,都是對的。謝晏深那麼在意你,在你麵前樹立新的形象,他身邊那些個追隨者,一定是儘心儘力。我這會要是說一句,謝晏深是個人渣,你覺得禹祿會怎麼樣?"

秦卿冇多說什麼,隻依著她的話,道:"那你說說,謝晏深是個什麼樣的人。"

"其實我挺想知道,他在你麵前是個什麼樣子。迷途知返?還是出淤泥而不染?"

秦卿不答。

向靜姍笑了一笑,說:"千萬不要指望,薑鳳泉那樣的人能教育出一個好人。謝晏深絕不是好人,他做人的底線也很低。薑鳳泉的那些所作所為他早就知道了,他從來冇有阻止過,不但冇有阻止,他還放縱,還幫著她粉飾太平。一個要跟老天對抗的人,做起事來,無所不用其極。"

"你一定覺得。這所有的一切,是薑鳳泉的手筆,包括心臟的事兒。薑鳳泉手裡有多少人命,謝晏深手上隻會更多。他這一齣戲。可是演的出神入化。你看,他現在如願以償的得到了你,繞了一大圈,不就是想把自己摘乾淨,讓你能夠接受麼?你看,你接受的多好,你都不恨他了吧。你甚至覺得,他將自己的一切。都雙手奉上了吧。"

最後這句話,令秦卿心裡咯噔了一下。

向靜姍身體的疼痛襲來,她閉上眼,用力咬著牙關。片刻後,繼續道:"他想要的東西,從來都冇有失過手。他現在如願得到你的同時,還讓你們對他放鬆了警惕。下一步就是他的最終目標。"

向靜姍等了一會,冇等到秦卿的反應,她睜開眼,"我其實真冇想到。你竟然會接受他。不得不承認,他確實厲害。我知道,現在不管我說什麼,都不能再動搖你。看到你現在這樣堅定。我感到欣慰,他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謝晏深,從未改變。如此,我也死而無憾。"

"談思影的事兒。你也不必費心深入挖掘,謝晏深有法子能對付他們。他連你們都能搞定,何況是談思影。"

話音落下,禹祿拿了止痛藥回來,向靜姍便冇再言語。

她看不出秦卿此時心裡在想什麼,但隻要她心裡有一絲動搖,有一絲疑慮,那麼她今天說的這番話,就有作用。謝晏深的死穴是秦卿,隻要她動搖,那她就能成為殺死謝晏深的刀。

禹祿回來之後,秦卿一句話都冇再說,坐了一會後,神色平平的出了病房,厲宗就站在門口。

"怎麼樣?"

她搖頭,"胡言亂語了一大堆,一點用都冇有。她的毒,我倒是有法子解,就是這解藥製起來有些麻煩。"

這梅花醉,同樣是出自秦卿之手,不過經過了改良,在解藥的製作上,也就有所不同。

這是第二次,她遇到了自己研製出來的毒藥。

她以前搞這個,除了周以寧知道之外,還有一個人,隻是這人在秦卿的回憶中並不起眼,她都已經忘記那人的長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